陈道委指挥他的部下,向“乡队”开枪射击。佯装乡武装队的独立团先头部队,为了迷惑敌人,东打一枪,西打一枪,缓慢地向前移动,以吸引“反共救国军”的主力,待四六○团从北面压过来后再聚而歼之。打了一阵,果然,“反共救国军”的主力被吸引过来了,四六○团冲锋号吹响,独立团的战士把便衣一脱,露出黄军装,戴上缀着红五星的黄军帽,前后夹击,枪炮齐鸣,喊杀连天。陈道委见上了大当,赶忙带几个人保护着副司令兼伯父的陈善文逃入黄牛寨古城堡固守待援。跟随陈善文逃入黄牛寨的尚有200余人,这是他的主力。陈善文命令营长曾仲荣率几名射击技术极精的机枪手,以三挺轻机枪扼守石门坎,居高临下,凭险据守。他认为只要坚持到天黑,甘定谋必派救兵解围。

四六○团和独立团一路尾追逃敌,直至黄牛寨下,却被密集的机枪火力阻挡无法前进。原来奉命守关的营长曾仲荣,曾在桂系部队里当连长,擅长操纵机枪,他带的那几名机枪射手,都有5年以上兵龄,个个枪法老辣。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石门坎那边的三挺捷克式机枪很有节奏地射击着,严密地封锁了通往黄牛寨的唯一通道。被敌火力压制的四六○团一个尖兵班,十几个人趴在石堆下抬不起头来。一位胡子拉碴的老班长气得直骂娘:“妈拉个巴子,这是什么土匪?这机枪点射打得一点不含糊,老子从北打到南,国民党的正规军打过成千上万,还没碰上过这种土匪!”

团部组织轻重机枪和六○炮对石门坎进行火力急袭,但无法消灭那个火力点,遂改强攻为智取,一面继续以轻重机枪和六○炮向石门坎进行急袭,主攻连队大声叫喊“冲呀”“杀呀”,进行佯攻,一面选派十几名得力官兵,组成突击队,秘密从北面攀援小灌木而上,偷袭黄牛寨城堡。率领突击队的一名排长,不幸从石崖上摔下深谷牺牲。其余队员奋勇而上,登临崖顶,居高临下,一阵手榴弹雨点般落下石门坎,顿时把敌营长曾仲荣和他指挥的三挺机枪射手们炸得血肉横飞。趴在石门坎下的那位老班长立即带领全班,发起冲锋,攻上了黄牛寨的古城堡。

冲锋号响彻旺久岭群峰,解放军从石门坎直达黄牛寨,奋勇追歼逃敌。

陈道委带着几名残兵,保护着副司令陈善文,向黄牛寨后山逃跑,一发炮弹“轰”的一声落在陈善文身后,卷起一层黄土,把他埋了半身。他爬起来,见陈道委和那几个卫兵已被炸死了,赶忙拔腿又跑。

陈善文跑到一座高高的石崖上,前面已是绝壁,山谷里,有几堆棉花团似的白云在悠悠飘动。他心悸了,正要后退,身后却传来叭叭两声枪响,几个解放军一边开枪射击,一边朝他追来。

陈善文把牙紧紧一咬,心一狠,从衣袋里摸出沉香精药水,喝了几大口,把棉衣扎紧,凝神运足气功,闭上双眼,呼的一声从绝壁上飞身跳下山谷。

黄牛寨天险易守难攻,但解放军攻上去了之后,“反共救国军”却无路可逃了,这一仗歼灭陈善文所部250余人,陈部至此全军覆没。张明卿当时率部从云龙方向赶来援救陈善文,但进抵大义即被解放军击退。

解放军打扫战场时,却找不到陈善文的尸体,几位随军向导的区、乡干部,都认得陈善文,但翻遍所有被击毙的“反共救国军”的尸体,除找到陈善文的侄子陈道委的尸体外,陈善文仍无影无踪。

章节目录

败兵成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黄继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继树并收藏败兵成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