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王康如此说话,杜远桥面色更是难看,杜氏酒是他杜家几代传承的好酒,经历了一次次的改良,才能有那赫赫声名。

而王康现在随意的便说他能酿出比他杜家还更好的酒,还如此的笃定。

这怎么可能?一个败家子难道还是酿酒大师不成。

他原本以为王康只是单纯的好奇,才会跟他讲那些私密之事,现在看来他也是目的不纯。

竟也觊觎着他的一品阁,只不过柳山是想空手套白狼,而王康可能就是临时起意,想败家了!

想到了这里,杜远桥直接道:“不知道康少准备如何酿酒,我这边就有完整酿酒器具……”

王康看着杜远桥,他明白后者的意思,无非是让他现在酿造,这样才没有作假的机会。

也真是有意思,这家伙原本还挺和善的,一提酒就直接变脸。

被人陷害名声毁坏,家族又遭逢巨难,想必杜氏酒是他心中唯一的支柱了。

不过这样也好,只有在对手最擅长的领域将其击败,才会让他彻底心服口服。

在王康的设想中,杜远桥是很重要的一环,必须将其收下,杜远桥出身杜家,哪怕酿酒技术不及其父,但也肯定是大师级的人物。

有了他,王康就可以安心当甩手掌柜了。

这般想着,王康直接道:“就按你说的办,现在我就在你家酒坊酿制,也好让你心服口服!”

两人都互相不服,都想证明自己,效率自然极高,在杜远桥的引领下,来到一品阁的后院。

原来杜家的酒坊就在这里,面积不算多大,但各种用具齐全,有煮料用的陶鼎,发酵用的大口尊,滤酒用的漏缸,贮酒用的酒翁等。

见得王康打量着,还一副认真的神色,杜远桥不屑道:“康少爷,可认识这些用具?”

“当然认识了!”王康自然应道,这些东西哪怕第一次见,但只要知道大概酿酒过程,便能对应上名称。

“那可否会用呢?”杜远桥又是问道。

“这个……并不会!”王康如实说道,认识并不代表着会用,而且以他现代人的眼光来看,这些用具都太过的落后和笨重。

而且王康还发现,这里并没有蒸馏设备,这说明他们根本就没有蒸馏这一步骤。

难怪之前他所喝的酒,酒味那么淡,这应该就是没有经过蒸馏的原因。

“康少爷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听了王康所说杜远桥面色不善的说着,他觉得这个败家子分明是在玩他。

王康却是没有理会杜远桥,他知道说再多都没有,只有亲手做出来才是真的。

好在这个酒坊虽然已经不经常使用,但存放的物料倒是齐全。

王康按一定的比例自顾的取了豌豆,小麦,大麦几种谷物,先行润水清洗……

他要制作酒曲,酒曲是酿酒的精华所在,酒曲的好坏能直接决定酒的质量。

而据王康的观察,这个时代酿酒师的制曲还是比较落后,利用自然发霉的谷物制成酒曲。

这样的酒曲并不是说不好,只是不确定的因素太多,酒曲的本质其实是一种酶酶具有生物催化作用,

可以加速将谷物中的淀粉,蛋白质等转变成糖、氨基酸,糖分在酵母菌的酶的作用下,分解成乙醇,即酒精。

这就是酿酒的原理,对于脑海里存着整座图书馆的王康,只要他心念一动,就会出现相关的书籍,所以只要明白了原理,酿酒对他并不复杂。

“你在做什么?”见得王康在清洗着一些谷物,杜远桥开口问道。

“制曲!”王康头也未抬直接说道。

“制曲?”杜远桥微皱着眉头,听见这一说,他就知道王康对酿酒并不是一知半解,只是他这种制曲的方法却是闻所未闻。

正如王康所想,他们酿酒所用的酒曲是来自谷物的自然发霉,只不过经验丰富的酿酒师会选用发霉时长适宜的酒曲,从没听说过,酒曲还能自制。

王康也没有理会杜远桥,全身心的投入制作当中,润水、堆积、磨碎、加水拌和……一步步都按着规程操作。

他要制作的是大曲,是专门用于蒸馏酒酿造的麦曲,这种酒曲比之谷物自然发霉的酒曲不知好了多少倍,也更加先进。

只需控制培养时期的不同温度便可酿出不同的白酒。

制曲不是短时间能完成,酿酒也不是一朝一夕,这是王康第一次酿酒,想着能够直接镇住杜远桥,因此也付出极大的辛苦。

接下来的几天,王康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这家酒坊里,因为器具的不完整,很多东西都需要他亲自把控……

而在这期间,一直待在王康身边的杜远桥,也从开始的不屑逐渐变得凝重起来。

他是杜家子弟自然也是一名酿酒大师,虽然没有其父的水平,可眼力还是有的,自然能看得出王康确实是在酿酒,而且还是一种他从未见过的方法。

酒的发酵已经开始,甚至已经有酒味开始散发,而杜远桥的震惊也原来越大。

看着面前两大坛子酒,王康也感觉到一种成就感悠然而生,这是他几天辛苦的力作。

一坛存放的是清香型,一坛则是浓香型,两种完全不同的酒香缭绕弥漫,王康轻轻一嗅,没错就是这个熟悉的味道。

“康少爷……这?”

杜远桥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康,这个败家子真的会酿酒,而且还是这种他从未见过的酒。

虽未品尝,可光闻其味就令他的酒隐涌上……

还不行,这还不是最终成品,还差最后一步,也是比较麻烦的一步,蒸馏!王康沉思。

并不是这个步骤麻烦,而是没有适合的用具,没有玻璃管,最终王康使用了竹子代替。

蒸馏的装备不专业,

温度也难以控制,效率更是低的不行,又花费了两天时间,王康才是最终完成。

一品阁大堂。

王康把杜远桥喊了过来,分别倒了一碗,笑眯眯的道:“杜师傅你可以品尝一下了!”

杜远桥只是一看,就挪不开眼睛,只见那碗中之酒,纯净透明、醇馥幽郁……顿时令他大惊失色。

“这世间竟真有如此美酒?”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银票,今天四更!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