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时大部分的酒都是浑浊的,因为都是发酵酒,度数最多不高过二十度,大多数都是十度以下的米酒。

米酒甘酸,但很浑浊,这是由工艺不足而决定,因此想喝到“干净”的酒是很难的。

当然清澈的酒也是有的,但极其罕见,只在皇室或者贵族之家才能见到,而这种酒都有一个统称,玉液琼浆!

这也是杜远桥为什么会傻眼的原因,酿制玉液琼浆是他父亲甚至是杜家一直所追求的,可现在竟被这个全州出名的败家子给酿了出来?

这怎么可能?杜远桥难以置信的看着王康,他也怀疑这酒是王康调包来的。

可这更不可能了,王康做的每一步都是在他眼皮下进行的,这确实是亲自酿出来的……

“怎么?不尝尝味道吗?”王康淡笑着说道。

他也明白自己所酿的酒会给杜远桥多大的震撼,现在这个时代的酒类似于元代之前。

这个时期无论是酒曲还是蒸馏都不先进,直至北宋时期蒸馏酒才逐渐传开,到了元朝,这种清亮的白酒才成为人们常见的东西。

可以说他的酿酒之法,领先了几个朝代,也难怪杜远桥会有这样的反应了。

“真的让我喝吗?”杜远桥有些紧张了,他是酿酒之人,更是爱酒之人,面对毕生追求的玉液琼浆,怎能会淡然处之。

“当然,我可是要证明比你杜氏酒强的!”王康淡淡说道。

是啊,杜远桥这才想起他们之间是有赌约的,不过此刻他却突然没了信心!

不过也不一定,也许这酒只是清澈,口感会很差呢?我杜氏酒一定是最好的,杜远桥暗自打气。

随即他拿起靠左边的碗尝试着喝了一口,入口很绵,光是这一点就足够令人喜欢了。

杜远桥下意识的闭上眼感受着,清香纯正,醇甜柔和,自然谐调,余味爽净……当真是回味无穷!

旋即他不自觉的又喝了一口,细细品尝,直至碗中已空他才是睁开眼。

喝这一碗酒,此生无憾事。

杜远桥知道自己已经输了,这种口感是他杜氏酒绝对达不到的。

他把目光又落到了第二个碗上,杜远桥知道王康酿出了两种酒,第一种就给了他如此的震撼,那第二种呢?

杜远桥不再犹豫,直接端起碗小酌一口,浓郁的芳香瞬间在嘴里绽放,滋味饱满,白酒入口入喉回味,各阶段有各阶段的层次,口感层次丰富。

完全是另一种感觉!

杜远桥完全被迷上了,慢饮慢酌,一小碗酒竟被他喝了一刻钟。

王康看着杜远桥这个样子也是觉得好笑,不过并不意外,他所酿制的一种是清香型白酒,一种浓香型白酒。

这两种在前世就受很多爱酒之人的追捧,更不要说放到这个时代了!

杜远桥终于品完了酒,他怔怔的看着王康,怎么也觉得有点梦幻。

声名远扬的败家子竟是酿酒大师?怎么看这两个身份都有些差距甚远,可事实就在眼前由不得他不信。

“康少爷我输了!心服口服,按照我们之间的约定,这家一品阁归你了!”杜远桥沉声说道。

而后他又自嘲一笑,“反正这一品阁我也快要保不住了,与其便宜了柳山还不如给了康少爷你。”

“想不想学习我的酿酒方法?”王康没有提一品阁的事情,反而是问道这个。

“什么意思?”杜远桥迷茫的看着王康。

“我可以毫无保留的教你我的酿酒之法!”王康直接说道。

“你说真的?”杜远桥震惊了,酿酒之法是酒坊的***,各家酒坊概不外传,一向如此。

“你有什么条件?”惊喜过后杜远桥冷静了下来,如此神奇的酿酒之法交给了他,肯定不是白给。

可他目前根本没有任何价值,一品阁是赌约里的,而杜氏酒的秘方他也已经销毁,况且他也没有学完整……

王康示意杜远桥坐下,认真道:“一品阁我会接手,但不会白白收下,该给你多少钱,绝不差你分毫,我可以把我的酿酒之法教你,但我希望你能留下来帮我,这家酒楼还由你来管,不过老板却换成了我。”

“康少爷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你真要重开一品阁?”杜远桥疑惑的问道。

“对!”王康点头应道。

“恕我自言,”杜远桥想了想又是说道:“我知道康少爷你不怕柳山他们,但这一品楼即使没有他们骚扰使坏也难以开下去!”

“当年那次事件,在有心人的操作下,不但毁了我杜氏酒的名声,甚至也毁了这一品阁的声誉,这对酒楼是最重要的东西!”

“这个不是问题,由我接手我会将一品阁名字更改,而且我有比你们杜氏还好的酒,还怕经营不起来吗?”

王康笑着道:“要知道酒香不怕巷子深啊。”

闻言,杜远桥释然了,当年他们杜家之所以能把醉仙居、一品阁经营的红红火火,其根本原因就是杜氏酒的大受欢迎。

现在王康手里有比之更好的酒,相信觉对不会有问题。

“只是康少您做这些是为什么?您身为富阳伯爵公子还需要这样吗?”杜远桥疑惑的问道。

败家子要挣钱?这让他太有荒缪之感了。

“我当然有我的目的,”王康的声音逐渐变冷,“我这样做就是为了打压柳家!我要柳山的醉仙居招揽不到一个食客,最终只能倒闭!”

一听这话,杜远桥瞬间睁大了眼睛,他实在没想到,王康尽然对柳家也有同样的狠意。

“我对付柳家自然有我的原因,你自不需多问,但这件事对你也是有好处的,这恐怕也是你一直想做却做不成的事情!”王康直接冷声道。

他已经不想废话了,在这里他已经耗费了几天时间,耐心不多。

“等柳家被灭之后,我会选择一种新酿之酒命名为杜氏酒为你正名!”

王康目光直盯着杜远桥,“这就是我的条件,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只要康少爷对付的是柳家,我岂有不应之理?”杜远桥没有任何犹豫的应下。

“对了,您准备把一品阁改成什么名字?”他又是问道。

事情定了下来,王康也放松下来笑着道:“名字就定为香格里拉大酒店!”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