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作出“天花乱坠炫其能,宛如浮云无前程”讽刺他的就是这个沈临风,今日竟又是来这么一手?

而他跟这沈临风根本就是往日无仇,近日无怨的。

以王康的眼界自然能够看出,这沈临风分明是为了巴结董辉,而故意的投机所好,才如此的针对他。

真是蛇鼠一窝,王康看着沈临风得意的笑容,这家伙真是在找死。

周围不少人此刻也反应了过来,这首诗很好理解,光看字面意思就可解释的通了,也自然理解了沈临风的用意。

都目光下意识的看向王康,不知这个败家子会做何反应,恐怕他连此诗都理解不了吧。

人们都是暗自嘲讽。

“好诗,好诗啊!”就在这时董辉起身拍手叫好,这首诗确实写得好,全篇充斥暗讽之意。

不止讽刺了王康,更是连带上了富阳伯爵府,现在他父亲正与富阳伯暗斗,此诗真是相当应景。

若是告知大哥与父亲,恐怕他们也会喜欢吧,董辉眼看着沈临风,盛名之下无虚士,此人确有大才。

但他好像只是出身普通之家,别的方面似乎并无建树,不如将此人引荐给父亲,也算增添一名谋士。

董辉暗暗想着,几日前他无意冲撞监察使大人,闯下大祸,若是此刻为父亲贡献引入名士,也算是将功抵过。

董辉越想越觉得可行,当下便对着沈临风道:“沈公子果真是有大才,若让尔这种才子埋没,实在是上天不公!”

“我身为刺史之子自然是不愿看到这种结果,不如由我将尔引荐给父亲大人,相信以君之才,定会得到我父亲大人赏识……”

“不知沈公子意下如何?”董辉又是问道。

“当真如此?”沈临风脸上显出一抹惊喜,他确有文采,但并不是纯粹的读书人,而是想以此为基,走上高路。

想不到现在董辉就主动引荐其父了,看来这首诗确实是引其欢喜,这种机会自然是不能错过!

沈临风压下内心的激动,淡然道:“如此就拜托二少爷了,沈某仰慕刺史大人已久,早就想与其相识。”

见得沈临风这副淡然模样,董辉暗自点头,此人不错,面对如此机遇还波澜不惊,难能可贵。

而沈临风知道原来暗讽王康会有如此机会,更是卖力,当下便主动问道:“早前听闻康少爷也是具有大才,不知您对我这首拙作,有什么看法?”

一听沈临风这话,全场再度轰笑起来,王康具有大才?这可是天大的笑话。

败家子一向是金钱开道,何曾有过才学。

明知王康无才还如此说话,还让王康评价暗讽自己的诗?这可是**裸的打脸嘲讽了!

这沈临风今天是怎了?如此的针对康少,一些人狐疑,可在看到他与董辉同桌共饮,又是释然了。

而后都把目光落在王康身上,想看他如何应对,是如之前那般落荒退场,还是悍然反击?

王康目光满是阴郁,这个家伙真的是当狗当上隐了。

就连周青也是怒目而视,此人不但诋毁王康,更是暗喻伯爵府衰败颓塌,这可是触动逆鳞了。

王康正想着如何反击,就在这时有一人来当王康身边坐下,这是一个胖子年纪不大,脸上还有几枚雀斑,满脸的横肉拥挤,使得他的眼睛也是极小。

这个小胖子穿着华贵,光是腰间挂置的玉佩就好几块,五六个仆人跟在身后一副暴发户的样子。

事实上此人确实是一个暴发户,他名张庆,本是一个流浪之童颠沛流离,却恰巧是阳州城乔单子爵早年失踪的儿子。

好巧不巧的还被找到了,并认了亲,为了补偿早年的亏欠,乔单对其是百事具依。

也使得这个小胖子迅速的成为一名富家二代,是阳州城除了王康的第二大败家子,跟王康算是臭味相投,两人成了好友。

张庆随意的坐了下来,他饮了一杯酒,对着王康道:“康少爷莫要生气,要我看根本就不用理会他们!”

“你看这周边之人,论富贵哪个比得上我等,他们之所以如此,不过是羡慕嫉妒我们,有一个词怎么称呼……叫仇富!”

“对,他们就是仇富,所以呀不用搭理他们,我们活好自己的就行了!”张庆一副众人皆醉他独醒的样子。

王康讶然的看着这个小胖子,没想到这还真是个明白人,竟能说出如此的感悟。

不过话虽如此,可王康却不是这种人,他是有仇必报,有怨必还!

王康没有回应张庆,而是轻润了口茶,眼睛瞥着沈临风淡然道:“沈公子这首诗写的太好了,好到我都无法评判了!”

“哈哈……”听了这个沈临风自顾的笑了起来,不管王康是不是真的理解不了那首诗的意思,现在王康如此说都是认怂了。

“不过,我这边也有一首诗想请沈公子点评!”王康紧接着说道。

“你要作诗?”沈临风目光惊讶的看着王康。

“对啊,我要作诗!”王康理所当然的说道。

“哈哈……”这次不是沈临风独笑了,大部分的人都笑了起来,什么时间败家子也会作诗了?

这可是黄花闺女上花轿,头一遭了。

“愿闻……其详。”沈临风好不容易停住了笑意,擦着眼角笑出的泪开口说道。

“跟在主子屁股后,哪有好处往哪凑。”王康缓缓开口说出了第一句。

听得开篇两句不少人都笑了起来,这哪是诗,分明是大白话啊。

而沈临风却收起了笑容,有种不详的预感。

“点头哈腰不觉累,闻鞋舔脚不嫌臭。”王康又说出了第二句。

这时已经有不少人收起笑容了,因为这字面意思很好懂。

“溜须拍马争得宠,摇尾乞怜讨块肉。”

“卑躬屈膝脊梁断,阿谀奉承脸皮厚。”王康又紧接着说出了两句。

此时已经没有人在笑了,甚至很多人脸色都开始变得难看,沈临风也是如此,他们都听出来了,王康这不是在作诗,而是在骂人!

【作者题外话】:求收藏,求银票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