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安!竟然是何安?”柳山顿时站了起来,目露惊色的看着董乾。

作为伯爵府的死对头,又准备开设布庄他,自然是清楚的知道王鼎昌手下的每一个能人!

而眼前的何安便是其中之一,此人也是最早就跟着王鼎昌的老人,见证了王鼎昌由一介商贾获封伯爵。

董乾竟能将此人拉拢,真是不可思议。

“哈哈柳家主,素闻大名,早就想与你相识,谁成想等到了现在,惭愧惭愧!”何安抱拳道。

“何掌柜,失敬失敬!”柳山同样也是抱拳回应。

“快请坐,请坐。”

几人谦让坐下,董乾率先开口道:“柳山,这下你可放心了吧!有何安相助,我们所开布庄定能跟富阳布庄分庭抗礼!”

“哈哈!那是自然,”柳山也是大笑,连日来被王康先是从赌坊赢走大笔金钱,后又被其大闹醉仙居。

若不是他极力挽回,恐怕连招牌也是砸了。

两次事件,柳家损失极大,就连开设布庄的预备金也是没了。

为了如期开设,他只好跟金宇商会进行借贷,要知道金宇商会借贷可是有着高额利息。

若不是董乾保证能找到染布工匠,他才不会冒如此之险,不过现在看来是值得的。

“何掌柜掌握紫色染布配方,光此一条,就能使我们布庄快速打出名气,到时跟富阳布庄分庭抗礼也是不在话下啊!”柳山又是笑着道。

“分庭抗礼?”何安轻轻一笑,随即珉了口杯中之茶,淡然道:“若是操作得当,将富阳布庄完全打压也是很有可能!”

“何掌柜何出此言?”柳山问道:“王鼎昌就是做丝绸布匹起家,后又连制男女成衣,浸吟此道多年,我等能与之竞争已经不易,又怎能打压?”

听闻此话,董乾也是暗自点头表示认同。

“因为我有更好的紫色配方!”何安终于不卖关子。

“更好的配方?莫非是你新研制出来的?”柳山问道。

“非也,非也,”何安摇着头,从袖口抽出一块紫色丝绸笑着道:“二位请看?”

“这……紫色……”

看到此物,柳山顿时哑然失色。

已是夜晚,屋内点着多根蜡烛,明亮如昼,哪怕是如此,也不如那紫色耀眼。

深邃沉淀,光华灼眼。

董乾深吸了口气,看着何安道:“这是你染出来的?”

“对!”何安点了点头!

“先生竟有如此配方,大事可成,此等丝绸相信定会在这阳州城引起轰动,”柳山回过神激动道。

“我虽有配方,但配方却不是我研制出来的。”何安摇了摇头。

“不是你,那是谁?”柳山下意识的问道。

闻言,何安眼中闪过一抹愤恨,沉声道:“是伯爵府的那个败家少爷,王康!”

“你说什么?”柳山深皱着眉头与董乾对视一眼道:“那个败家子,只怕连他家布庄的门从哪开都未必清楚,又如何能有如此配方。”

“是他从一个民间之人手里淘到的,这事容我与各位细说……”

何安讲了起来。

听得何安讲完,柳山惊疑的问道:“这么说来,这配方是你叫那败家子一声爷爷换来的?”

“是!”何安深吸了口气应道,这事是他莫大的耻辱,也是他急着便来柳家的原因。

他要用那败家子教他的配方,报复他的家族!

“这个该死的败家子!”柳山喝骂,何安的遭遇他也算是感同身受,他所在王康那里得来的耻辱一定也不比何安少。

“先生莫怪,若不是那败家子好运得到这配方,你也不会得到,”董乾沉声道:“想必这便是上天安排,用他的配方毁他家的生意!”

“有此等配方,我们定然可以崛起,不过也得抓紧时间,尽可能的快速染出大量丝绸布匹,抢占先机,难保那个败家子不会把配方教给别人。”

“我也是这个意思,明日我便会直接入住柳家布庄,开始染布!”何安镇重道:“我会先以事由托几天,但最终伯爵府定会发现。”

“富阳伯势力极大,若是发现我背叛,定会为难与我,倒时就拜托董大少护着了……”

“哈哈,此事当然,有我庇护定然安保先生无恙!”董乾应道。

“如此有劳了。”何安心里稍安。

听得两人对话,柳山猛然一拍扶手,大声道:“既然如此,我明日再去找金宇商会借贷一万金币,用于购买棉纱布匹,雇佣工匠!”

“明日起,我们便全力染布,要快速的赶制售卖,到那时哪怕富阳布庄也跟我们出售同样的紫色丝绸,我们便可大作文章!”

“就说富阳布庄盗取我们配方,毁他声誉!”

“好!就用此法,”董乾也是附和应道:“悠悠众口谁能抵挡,两年前我们用此法毁了杜氏酒,而今我们就用此法灭了他富阳布庄!”

“富阳伯爵在于富,只要没了富,那王鼎昌不过是没牙的老虎,到时收拾那个败家子王康,还不是易如反掌!”

“如此甚好!”

几人相视一眼,共同阴笑了起来!

…………

“少爷,昨晚我跟踪那何安,亲眼见到何安进了柳府大门!”周青站在王康身边低声禀报。

“嗯,知道了!”王康淡淡应道。

在昨日之后他就安排了周青,跟踪何安,掌握其动向。

“那边,那墙是怎么刷的,我要金碧辉煌的感觉,给我在染料里多加金粉!”王康喝斥着,此刻他正在天上人间做监工。

听了王康的话,周青嘴角微微一抽,少爷这几日变化不小,可这败家却是比以前更甚啊。

刷墙的染料里加金粉?老天啊,那一桶染料不值一枚金币,可加入的金粉却有一千金币了。

“不用禀报徐执事吗?”周青想了想又是问道。

“不用,说了反而打草惊蛇。”

王康淡淡的吩咐,“整个阳州城的原始丝绸布料大多都由我们家生产,你去告诉徐执事,让他吩咐下游散客,这几天若遇到大量收购原始丝绸布料的,拒绝交易,我要让他们想买也买不着,最终只能找我买!狠狠坑他们一笔!”

“是,”周青应道,他看着王康嘴角勾起的笑容,心里为柳家默哀。

少爷或许在别的方面有所不济,但在对付柳家上面,可从未失手啊!

【作者题外话】:写到现在,来个收藏银票支持啊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