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定了下来,那一定要做好万全之策,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他一定要把李清曼捧上花魁。

为了有所保证,王康又教了李清曼几个小曲还有舞蹈,虽然李清曼自身的才艺很好,但毕竟是王康所教授的更加亮眼。

这样也能让她在竞选花魁时多几分把握。

就在王康教导李清曼之时,在另一边,柳山却遇到了难题。

昨日何安带着着珍贵的染紫色配方前来投靠,今天一早他便开始进行了染布。

可之前柳山收购的原始丝绸布料并不多,现今有了配方要抓紧囤积紫色丝绸,奈何原料却是不足。

今天他又去找金宇商会借了一笔钱,准备大量购进原始丝绸时,竟发现散户商客都没有多少。

有的更是直接不卖,这可怎么办才好,柳山愁容不展,好不容易能有这么好的机会打压富阳布庄,更能大赚一笔,这样的机会可不容错过。

“能买到的你都去找了?”柳山看着柳诚沉声问道。

“对!”柳诚应道:“跟我们有生意往来的都已经问过了,都是些散客,其中大部分的丝绸布料,在之前都被我们买下。”

“而其余的商贩,我去询问都说手里没货。”

“何掌柜那边进展很快,今天上午就已经有一批成品染制出来,那紫色丝绸的颜色亮度,实在惊人……若是我们原料供应不上,可就难堪了啊!”柳诚又是说道。

“我们毕竟刚开始做布庄,并没有自己纺织丝绸作坊,只能是外来购进了!”柳山低叹道。

“可市面上已经没有能买到的商贩了,我们需求的量又大。”柳诚也是面露难色的说道。

“还有一家绝对能买的到。”柳山沉声。

“哪家?”柳诚疑惑的看了其父一眼。

柳山道:“富阳布庄!”

“富阳布庄?”闻言柳诚一惊,“富阳布庄是王鼎昌的核心产业,发展多年有着大量的纺织作坊,自然能有我们买到的原始丝绸,但那可是我们的死对头,他们怎么会卖给我们?”

“但我们可以另外找人购买啊!”柳诚眼睛一亮,“只要出面之人不是我们柳家的就行。”

“此事怕是行不通。”柳山摆了摆手说道:“我们需求那么大的量即便是另外找人也会让人起疑,在这阳州城内又如何能逃过伯爵府的眼线?”

“那可如何是好?”柳诚低叹了口气,现在何安还没有暴露,他们必须抓紧时间染出更多的紫色丝绸,时间就是金钱。

若是等富阳布庄那边察觉,可就错过先机了,毕竟他们也不敢保证,王康会不会把配方告诉第二个人。

“还有一种方法能够买到。”柳山沉声,“既然畏畏缩缩惹人嫌疑,索性我们便光明正大!”

“王康那个败家子之前买下了一家青楼,并豪言花费巨额钱财重新修缮,不过据我所知,现在他的钱已经不够。”

“这事情我知道,当时我还去过那里,那个败家子竟然连墙面都要用金粉粉刷,当然要花费不少钱了。”

柳诚忙着道。

“王鼎昌人在新奉县,我就不信府里的其他人会给他那么多钱挥霍,现在那败家子定然缺钱,我们就去找他买。”柳山沉声道。

“可我们之前与王康那厮发生诸多矛盾,他会卖给我吗?”柳诚疑惑的说道。

“大不了多花些钱,现在我们急需大批丝绸,别无他法,再说他一个败家子又怎会考虑那么多?”

柳山吩咐道:“你去查一下王康在哪,那个败家子行事高调,定会轻易找到,我亲自去找他谈。”

“是。”柳诚点头应道。

…………

碰!碰!

一阵敲门声响起,紧接着周青的声音从门外传进。

“少爷,柳山找您就在一楼。”

听了此话,王康眼眸一亮,这柳山反应很快啊,这么快就找上了门,看来自己的计策已经奏效,老家伙着急了。

“你们再好好练习,等花魁竞选开始,我再来找你。”王康对着李清曼几人嘱咐道,而后便下了楼。

刚到了楼梯口,就看到柳山独自一人在楼下坐着。

见到王康,柳山起身道:“康少爷真是大手笔啊,买下一家客栈金屋藏娇,”

“柳家主哪里的话,”王康迎了过去,“就是因此最近花销太大,府上那吴管家又以我父亲不在为由,不给我拿钱,现在眼看我那青楼的修缮,都要停工了。”

“哦?”听了这话,柳山眼睛一亮,他的预料果然是没错的,看来自己是找对门路了。

“那可正巧了,柳某今日前来就是给康少来送钱的啊!”柳山笑着道。

“是邀请我去你家赌坊吗?正巧我这几日又是手痒了。”王康暼了柳山一眼淡然道。

“你……”柳山面色一变,那日被王康从柳家赌坊赢走两万多金币,才使得他不得已找金宇商会借贷。

现在王康旧事从提,这是在打他的脸啊,柳山深吸口气,先买到素织才是要紧。

用你家的素织,用你的配方染出紫色丝绸打压你伯爵府,还能有比这种更好的报复方式?

柳山心思流转又道:“康少爷说笑了,我柳家赌坊那小庙,可放不下你这尊菩萨,我便直接了当的说了吧,我想要从康少这里买下一批素织。”

“买素织丝绸你不去我家布庄,找我干嘛,我又不管这事。”王康奇怪的看着柳山。

他可不敢直接答应,若答应的太快,只怕是会让柳山这只老狐狸起疑,只能陪着他演戏。

“哈哈,康少是富阳伯独子,那些布庄产业说到底还不是你的,只要你放了话,谁敢不从。”

柳山笑道:“我这不是知道康少缺钱特地来找你的。”

“不知你要买多少?”

王康假装心有意动的问道。

“八百匹丝绸,而且都要提花织物!”柳山沉声道。

这老家伙可真是胃口不小啊,王康也是吓了一跳。

古代制造一匹素织的丝绸需要至少两个工人,工作五天。如果是提花织物,一台织机就需要四个工人同时操作,比如蜀锦,这还不包括牵经和卷纬等准备工序。

这么复杂的工费,加上蚕丝费,一匹原始纯白丝绸市场价就值三枚金币,若是提花织物更是翻倍。

丝绸在古代从来就是奢侈品,真正能穿起的无一不是官商富贾,要知道其原料蚕丝,可是有软黄金之称的。

看来这柳山是准备压上全部身价大干一场了,不过如此才好啊,买了我家的丝绸,用我的假配方染出来废布!

这一次我要让你赔个底朝天!

【作者题外话】:求银票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