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花倾国两相欢,

长得君王带笑看.

解释春风无限恨,

沉香亭北倚阑干。

王康没有停顿,很快又是诵出一首,而张岚封则是在快速的写着。

周边不时有人评价,名花伴着绝色美人令人心欢,赢得君王满面带笑不停地看,春风中明白了君王无限惆怅,在沉香亭北共同倚靠着栏杆……

好诗啊,一位读书人摇头晃脑的解释道:“佳人美色足矣引起君王心欢,可见该美到什么程度,这一首美人诗,乃是当世佳作。”

一首终了,王康又是开始诵读,一枝红艳露凝香,云雨巫山枉断肠……

一首接着一首,寻常难得的诗文佳句,在王康这里如是雨水般肆意挥洒,周边的人们早已从开始的震惊,变成了麻木。

张岚封的笔锋不停,一首写完立马有人领走,发布文榜……而后又写着下一首……

“这……这……”沈临风目光呆滞的看着王康,他确实如王康所说此刻有些怀疑人生了!

想他寒窗数载,不知读过多少诗书文章,才有如此才学,为了这次花魁竞选,他暗中也是有所准备。

苦思夜熬也不过作出三首,便想在此发布,寻回声誉,以正文名!

而现在他从来未看起过的败家子王康,却是巧舌如簧出口成章。

每一首都是他从未听过的新作,每一首都是难得一见的佳作。

与王康所作之诗相比,他的诗文就如幼稚学童,难以比较!

董辉的脸色更是难看至极,先前所有的计划周章都被打乱,不但金榜之争直接溃败,就连文榜争名也是一败涂地!

“芙蓉不及美人妆,水殿风来珠翠香。”王康说完了最后一句。

他看着已然目光呆滞的沈临风,“怎么样沈公子?我可是连作十首,不知你又能作得了几首?”

“停了,他终于停了!”

“十首,整整十首,老天爷我看到了什么?败家子也会有如此才学吗?”

整个临渊阁三层之人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王康,太震惊了,也太令人难以置信了!

张岚封收了最后一笔,揉了揉有些发困的手腕,率先开口道:“恭喜康兄了,十首诗文传佳话,清曼姑娘美名扬!”

“金榜,文榜独占鳌头,花魁竞选已成定局了啊!”

张岚封这话也是将董辉惊醒,他面带怒色的大喊道。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这是作弊,你怎么会有如此才情?”董辉状若癫狂,王康连作十首如一记重锤敲在他的身上。

一直以来他对王康都是有着极强的优越感,他董辉虽然名声不好,但王康更甚。

全城之人谁不知道王康的败家之名,但现在这个败家子却是颠覆所有人的认知。

他相信经常之后,王康会名震阳州,却不再是败家之名。

当你发现你一直轻看的人,却是你难以企及的对象,这种事情谁都无法接受!

“我要是你,现在肯定灰溜溜的走了,还有脸在这里大放厥词。”王康摇了摇头低叹。

王康的话令董辉一干人等瞬间脸色涨的通红,是啊先前所放的豪言,都成了笑话。

不过片刻,就惨遭打脸!

“我早就说过那个沈临风是靠不住的,一个人不人狗不狗的东西,你还当块宝。”

王康摇着头,那模样好似为董辉惋惜一般,看的沈临风头脑一晕,几欲吐血。

你妹啊,这个败家子真的是太损了,察觉到周遭那些怪异眼神,沈临风直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王康你别得意的太早,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付出带价!”

董辉照常放了一句狠话灰溜溜的走了。

王康摇了摇头,这个纨绔官二代,除了放狠话,别得也不会了。

跟董辉前来的人走了一片,整个临渊阁三层,瞬间空旷了起来,剩下的人也是面面相窥,目光怪异的看着王康。

好似第一次认识一样!

“哈哈!这下可是清净了!”王康笑着坐下,突然看到张庆正直勾勾的看着他,把他猛得吓了一跳。

“你要干什么?”王康问道。

“我决定了!”张庆满脸镇重的说道:“明天我就去书院读书去!”

“为什么?”王康下意识的问道。

“以前我爹教育我,总说还好我没像你那样败家,现在好了,你一个败家子,成了才子,我以后可怎么活啊!”

“哈哈!”闻言王康与张岚封都是笑了来。

就在几人谈笑间,临渊阁之下也是沸腾了,文榜之上,王康所作得十首诗词高挂,引得众人一片议论纷纷。

“这个王康是哪个王康?莫非跟康少爷同名?”

“花魁竟选,十诗连作,佳话佳话啊!”

“这十首诗文都是从临渊阁传下,确实是康少爷现在所作!”

“不可能吧,那个败家子怎么会作诗呢?”

“定然是先前花高价买到,在这花魁竟选时顶名作出!”

大多数人都是不信这十首诗文是王康所作,但不管如何却是抵挡不住诗作的传播。

花间酒楼,大街小巷的读书人,才子纷纷相聚,花魁竟选在他们看来,就是一场诗会。

咏美作诗!

而一些上佳的诗文便都在他们的研讨之列,其中王康所作,具是在此。

洛河东岸,一场才子佳人的盛会在此展开,这是每年花魁竟选的惯例。

往常文榜之上的诗文都是由这里所出,但是今年却无一首,他们此刻都在赏析着王康所作。

“这真是那个败家少爷所作吗?”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好美的意境,好美的词文。”一位才女感叹。

“不管这些诗文是不是康少爷所作,但我却是作不出来。”一位翩翩公子低叹道。

他名唐枫,是阳州极负盛名的大才子。

“唐兄严重了吧,你怎么还不比那个败家子强?”又有一人说道,:“依我之见,这些诗文定然不是王康所作,或许是另有他人,被那败家子以钱财买下。”

这话得到众人的附和,唯独有一人怔怔发呆。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林语嫣轻声呢喃着。

这不就是王康第一次见到她所作的吗?只不过现在补齐了全诗。

林语嫣喜好诗词文章,自身更是极具才情,也因此有了永州才女的称号,花魁竟选,她对争芳斗艳并无兴趣。

这才来了此地,想寻一些好的诗文,却是没想到,所有的佳作,竟然都是那个败家子所作……

【作者题外话】:本来是准备周末爆更的,却没想遇到了加班,悲催啊,等会还有一章。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