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诚忐忑不安的看着王康,他心知自己刚才的反应太明显了,王康肯定起了怀疑。

可这件事情实在是太令他震惊,他的父亲竟然敢真的派人刺杀王康。

父亲私下养着几个死侍,他是知道的,因此王康刚一说出口,他就知道这肯定是他父亲所为。

这可跟他害王康不同,他害王康是董乾指使,而且做的也是相当隐蔽天衣无缝,绝对不会怀疑到他的身上。

而直接派人刺杀却是不同了!

柳诚内心满是遗憾,既然王康能好好的站在这里,那肯定是刺杀失败了。

怎么没能真杀了他?柳诚对王康的恨意可是一点不少。

可他又在纠结,若是王康死了,谁给他那种药丸,莫非真要过不举的生活吗?

“你可以走了!”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王康的话音。

“你果真放我走?”柳诚惊喜道,外面都是他的人,若王康真要留自己,那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还是说,他并没有怀疑自己所说的话?柳诚疑惑的想道。

“我为什么不放你走,”王康奇怪的看着柳诚,将手中的瓷瓶扔给了他。

“害我的人是董乾,我就算报仇也应该找他,而不是找你,想必你也是听命行事。”王康又是说道。

“这瓷瓶里的量足够你用一段时间了,等用完了再来找我。”

柳诚呆呆的看着王康,这画风不对啊,什么时候这个败家子这么好说话了?

他本能的察觉到不对劲,可又别无他法,现在不赶紧离开,还等什么?

而且药丸已经拿到了!

对,尽快回去告诉父亲,王康可能对他起了怀疑,必须得尽早的做打算。

柳诚想着,对王康道:“那我就先走一步……”

“嗯,”王康点了点头。

而柳诚却是暗自不屑,败家子就是败家子,还以为你有什么手段呢?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他却是没有注意到,在背后的王康正冷眼看着他,那目光就是在看一个死人……

柳诚走出了门,才发现院子里此刻竟空无一人,刚才满院的士卒都不知所踪。

他抬眼了着天,天色晦暗雷声阵阵,还下着小雨,不过并不大。

这天气有点熟悉啊,像极了他算计王康遭雷劈的那天。

柳诚回头看了眼王康,发现后者正对他笑着。

这个笑容似是包含着什么,令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快走!赶紧离开!

柳诚心头涌起了阵阵不安,慌忙跑到了院子,向着大门跑去,这时他才发现大门的门环上竟连着一根细绳。

而这个门环还是铁的。

柳诚没有多想,他抓住了门环就要往开拉门,蓦然一怔,他好似想到了什么?

铁是金属,这只是个普通小院,又怎么会用铁门环,大多都是木制。

铁?柳诚想起来了,那天柳诚给他让王康放的纸鸢上就挂着一个铁环!

看着门环上的细绳,柳诚猛然一愣,他想起了一个可能,顺着细绳抬头看去,只见有一只纸鸢正在半空中飞舞……

这个场面怎么如此熟悉?

柳诚顿时大惊,不好这个败家子是想用我害他的方法,同样害我?

“轰隆隆!”

就在这时,天边突然响起一声惊雷,一道闪电猛然间划破天空,打在了纸鸢之上。

纸鸢之上有着一根铁丝,顿时爆发着电光,电光顺着因为下雨而变得潮湿的细绳连接到铁门环,与此同时,正准备脱手的柳诚直接呆住。

随即他的身子猛然的颤抖了起来,头发都是直立,柳诚艰难的转过了身,他看着王康,目露恐惧。

“你……”

他想说什么终究是没有说出口,而后怔怔的呆住,身体发黑已然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砰!”

柳诚直直的倒地,最终他还被他用来害王康的方法,被雷劈死!

王康从来就没打算放过柳诚,不管他是听从谁的指示安排……

而这种方式,也是王康能想到的最好报复方式!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就连董乾一个古代之人都知道雷雨天放纸鸢能遭至雷劈。

王康自然能更好的利用,纸鸢是他特制其上挂了铁件,这样能直接吸引雷电,为了保险他还将另外一端,连至铁环之上。

雨天,放飞纸鸢的细绳早已被淋透,这样很容易导电……

如此设计之下,又在这样的雷雨天气,只要柳诚碰触门环,必遭雷击!

柳诚此刻的浑身发黑,就连衣衫也被击穿的破烂,死相极惨,在这夜色中也是相当恐怖。

王康默默看着,表情却没有丝毫变化,经历了今晚刺杀,他的心态已经发生了变化,在快速的成长。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旁边房间里涌出几名士卒,看着倒地的柳诚也是心惊不已,

死人他们见过很多,而被雷击而死的却是很少见。

像这种人为控制的更是没有!

雷电在古代人们的心中是异常神圣的存在,因为这代表的是天罚!

人们常说,坏事做尽是会遭雷劈的,就是这个意思!

然而现在,自家少爷竟然能操控雷电之力,所有看到这一幕的士卒对王康都收起了轻视之心,转而变得敬畏!

“你是怎么做到?”李清曼俏脸之上也有惊容,竟然真的能有人操纵这雷电?

王康摇了摇头没有解释,这并不是三言两语能解释清楚的。

“康少爷,康少爷!”童越这时带着哭腔,他的身子也是不停的发抖,柳诚被雷劈死的那一刻,他在里屋看的清清楚楚。

太恐怖了,真的是太恐怖了!

“谋害康少爷你的,只是柳诚的主意,我什么都不知道啊,”童越慌忙说道。

他是真怕了,生怕王康让他也步柳诚的下场。

“我说的已经很清楚,我们之间的事情已经了结,只要你不找我的麻烦,我是不会把你怎样。”王康开口说着。

冤有头债有主,他不会牵连无辜的人,但也绝不会放过一个对他隐有坏心的人!

“赵峥!”王康喊道。

“属下在!”一名身穿盔甲的士卒走了出来躬身道。

“等会我们从后门走,前门不要动,并安排人把守,不要让外人靠近,等纸鸢什么时候落下,再收起来!”王康吩咐着。

“是!”

“还有,去把柳诚的尸体送到柳家,告诉柳山,就说他儿子作恶多端,被雷劈死了……”

【作者题外话】:银票,收藏来啊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