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山忐忑不安的在房间里乱走着,此刻的他根本无法静下心。

外面发生了那么大的动静,更是让他坐立难安,据他所知伯爵府的大批私兵出动,进驻了东城区,正在疯狂的寻找刺客。

尽管已经有了准备,可依旧令他心惊不已。

这都是他所预料到的事情,伯爵之子遇刺,没有这样的动静,才是奇怪。

柳家的府邸也是在东城区,他甚至已经做好了,被上门盘问的准备。

可是没有!

柳山分明听到就连住在他隔壁,在市令府供职的官员,都被喊醒查寻,却偏偏绕过了他……

这是否在预示着什么?

柳山的心里越发不安,派出去刺杀王康的死侍还没有回来,就连出去打探消息的人也无音。

更令他生气的是,就在刚才他接到自家青楼丽春苑掌柜派人送来的话,说他儿子柳诚,在丽春苑发狂发疯。

打伤了好几个妓女不说,还乱砸了一间屋子。

这个劣子,柳山暗暗骂道,说好的让他不要出去,可最终自己还是偷溜走了。

不用想,肯定又是去找女人了,柳山唉叹,以前他还笑话王鼎昌,堂堂富阳伯爵生了败家儿子。

现在的结果却是转变了过来!

等这次的事情结束,就把他送出阳州,留在这里指不定给惹下什么祸端。

柳山想着,就在这时门外突然有一个身穿黑衣的人走了进来。

看到此人,柳山顿时眼睛一亮,这名黑衣人正是他派出去打探消息的密探。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柳山急着问道。

“王康……没死,据传是被神秘高手所救,那两名刺客当场惨死……尸体也被伯爵府收回……”黑衣人沉声说道。

“什么?”柳山脸色一变又是问道:“你的查明可否属实?”

“千真万确!”

得到肯定的答复,柳山顿觉眼前一晕,刺杀竟然失败了?

由他派出死侍为保证成功董乾甚至找来一名军中弩手,趁着王康的护卫周青这几日不在。

而且据他们查明,王康每晚都会在天上人间……为此他们做了周详计划,竟然还会失败?

这怎么可能?

还神秘高手?哪有那么多什么高手?还偏偏让王康遇到,还恰巧救下了他!

柳山已经来不及想这些,现在该想的是如何善后,如何消除影响。

刺客尸首被留下,若是细查肯定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到时找到他的头上该怎么办?董乾还能保他吗,恐怕他比自己还更要着急。

士卒军弩,这是铁的证据。

柳山慌乱了,后背已经浸满了冷汗,此刻心中已有了悔意。

真是冲动了啊,不该如此急躁的,更不该听信董乾的话……

怎么办?该怎么办?

柳山急的跳脚。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跑进一名老者,他是柳府的总管。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老总管惊慌的喊道。

“给我闭嘴,我不是说过,以后柳家不允许再说这三个字,你怎么就不记?”柳山怒喝道。

每次听到这三个字,他都是感觉心一抽搐。

“少爷回来了,被人送回来了!”老总管又是说道,只是声音中带着些哭腔。

“被人送回来?”柳山显然是没注意到老总管的情绪,怒声道:“这个劣子肯定是去喝花酒了,家族都到这般境地,他还是一副如此样子,我看他才是个大败家子!”

“给我把他带过来,看我不打断他的腿!”

“不是啊老爷,少爷他……死了!是被人抬着送回来的!”老总管哭着道。

闻言柳山一怔,他转过了头,“你把话给我说清楚,这种话是能乱说的吗?”

“是真的,老爷你快去看看吧,少爷他……”

“在哪里?快带我去!”柳山忙着道。

在老总管的带领下,柳山来到了门口,那里正躺着一具浑身发黑的尸体,头发炸开衣衫褴褛,死状极惨。

但柳山还是一眼认出,这就是他的儿子柳诚!

柳山呆呆的看着,身子一晃,好似做梦一般,白天他还训斥着他的儿子,怎么过了一晚,就成了这样?

这不是我的儿子,这不是!

我儿子去喝花酒了,还没回来!

柳山失声呢喃着,他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老爷,这是少爷啊!是少爷!”看到柳山这副模样,老总管也是老泪纵横。

“这不是……这不是……”柳山的声音越来越低,猛然间一口血喷了出来……

“老爷!”

柳山似是毫不在意,他回头盯着老总管,“是谁把诚儿送回来的,是谁害我儿至此!”

“他们把少爷送来就走了,还留下了一句话,”老总管说道。

“什么话?”柳山沉声问道。

“是……”老总管支支吾吾却说不出口。

“是什么?快给我说!”柳山喊道。

老总管面露难色,“他们说少爷,……少爷做恶多端,被雷劈死了……”

“被雷劈死?”柳山眼睛一滞,自己儿子现在这个样子,不正是被雷劈过的样子么?

突然间柳山想起,之前他儿子跟他说过,他跟董乾合谋害王康,就是引诱王康雨天放纸鸢,使得王康遭到了雷劈。

不过,王康命大活了下来。

难道是?那个败家子做的?柳山想起了一个可能!

肯定是了,之前自己的儿子这般害过他,他就用同样的方式报复。

而且偏偏挑的还是他刚派人刺杀他的这个时候!

这就是报复,还是明着告诉他,你不是要杀我么?那我就先杀了你的儿子!

报应来的如此之快,令柳山内心忍不住颤栗!

他此刻真的是后悔了,后悔不该跟王康做对,这个败家子真的是太狠了!

只是我的诚儿啊!

中年丧子,白发人送黑发人,丧子之痛,痛不欲生!

柳山强打起精神,现在还不是悲痛的时候,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因为他正面临着一场巨大危机,这个危机如果不除。

别说是柳诚,就是他柳山也难以活命,甚至是柳家的数十口人也会朝不保夕。

柳山想着艰难站起,他看着柳诚的尸体,内心默道,诚儿,这个仇为父一定会给你报!

“你们去把少爷好好打理,去给我备车,我现在要去一趟刺史府,一切等我回来再说!”柳山吩咐道。

他深深的看了柳诚一眼,收起了悲痛,他是家主,他还不能倒下!

【作者题外话】:本来这章在12点前发的,但出了意外,又没了,这才写到现在,今天尽量多更新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