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康沉思,越想越觉得有可能,铁矿石是重要的金属资源,由铁矿石中可冶炼出铁。

铁太珍惜了,不说其他,单是用来打造兵器这一项,就足矣说明它的重要性!

如果在新奉县发现了大量铁矿,完全值得监察使还有他父亲长时间逗留。

不会是柳山知道的那处吧?

王康突然想到一个可能,若真是这样那可就有些悲催了……

算了,暂时还是不想了,反正明天就要去了,到时一切都会清楚。

他看向了李清曼问道:“刘进让你来,是让你保护我的吗?”

“你说呢?”李清曼白了王康一眼。

王康了然,在他身边的人里,只有刘进知道李清曼是一个武道高手,而且她的身份隐蔽,更利于此。

所以刘进才会让李清曼跟在王康的身边。

所有人都以为王康遇刺是被神秘高手所救,却根本想不到,那个神秘高手其实就是美艳绝伦的花魁。

这一点,其实就连王康也没想到,李清曼很神秘,她不但是武道高手,还知道很多东西。

比如铁矿石相关的开采,这可不是普通人能知道的。

李清曼从没跟他说过她的来历,王康也从没问过,他知道李清曼想说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他……

“那你会保护我吗?”王康想着抬眼看着她问道。

“你说呢?”李清曼又是这句。

“嘿嘿,”王康知道李清曼的心意,这不就是前世都市小说里,常见的极品美女保镖桥段么?

见到王康得意的笑着,李清曼直接掐了一把他的胳膊,娇声道:“你做的好事,现在全城都在流传着我跟你钻小胡同。”

“传就传了那又怎样?”王康抓住李清曼的手,在李清曼惊呼声中,将她拉进了自己怀里。

“我就是要让全城的人知道,你是我王康的人!”

听了这话,李清曼不由得心里猛然一颤,这样的土味情话,哪个女子能受的了?

她下意识的搂住了王康的脖子,心中既使有万般的埋怨,也是生不出来。

王康轻搂着李清曼,暗自擦汗,心想这一关总算是过了。

两人享受着宁静的温存,李清曼身姿丰腴,抱起来很舒服,只是同样也有些重……

整个身子都压在他的腿上,令王康有些痛并快乐着的感觉。

可他也不敢说,在女生面前说人家胖,这不是找死吗?

“对了,我还有件事情要跟你说。”李清曼回头看着他说道。

王康瞬间收回呲牙咧嘴的表情,镇重道:“你说。”

“轻怡遇到了点麻烦事!”

李清曼说道。

“什么事?现在生意不是都挺顺利的吗?”王康疑惑的问道。

“不是生意上的事,是她自己的事,”李清曼说着,脸上也有恼怒表情。

“轻怡的家在西郊,他父亲是佃农,租的是孙员外的地在种植,其实也就六亩二分,之前一家人就靠这点地生活。”

“这不轻怡给你做事之后,你给的薪俸也挺高,她就不想让他父亲在做佃农了,毕竟劳苦半辈子,也该享清福了。”

“这事我之前跟她说过的,”王康听着插了句嘴道,

“我知道轻怡的家境不好,还说要安顿她的家人,让她父亲来伯爵府做事,她拒绝了,她说自己安顿的。”

“轻怡要强,她说能遇到你已经是莫大福气了,不想再麻烦你,”李清曼点了点头。

“这事情就出在这个孙员外的身上,轻怡父亲租地是一年一租,这不马上要春耕了,轻怡就不让他父亲续租了……可他父亲去年冬天,就已经缴了租金续租。”

“可这时孙员外跳了出来,要找麻烦,说轻怡父亲在种他地的时候,把他的地给伤了,不肥了,长不出庄稼!想要退租,拿钱补贴。”

“轻怡一想这也是正常的,就准备给钱,可这个孙员外却是狮子大开口,区区六亩二分地,就要一千金币的补贴金。”

李清曼说着,王康也是越听越恼火。

这个孙员外分明是在敲竹杠,见到唐轻怡现在跟着他发达了,趁此大坑一笔。

“后来呢?”王康又是问道。

“轻怡想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把钱给了,但这个孙员外还是不依不饶,更过分的是,现在那个孙员外还要让轻怡嫁给他儿子!”

李清曼眼中也尽是怒火,“他那个儿子就是个白痴,地主家的傻儿子,如果轻怡不答应,他就要拿着租地契书去告官!”

“这个孙员外是再找死啊!”

王康的声音也是有些发冷,敲竹杠敲到他的人头上,这不是找死是干什么。

“我明天让刘进去一趟,看这个孙员外是想干什么?”王康冷声道。

“没那么简单,”李清曼又是道:“这个孙员外是阳州城出名的大地主,西郊的地大多都被他占据,而且他的身份也不一般。”

“他是李钰夫人的亲弟弟,有李钰的照抚,横行霸道坑害佃农!”

又是李钰?

这个录事参军事一天不干正事,就给家人谋财富,先前的木林书铺是这样,现在又是这样!

“本来轻怡是准备找你,可今天你不是让她收购了木林书铺吗?”李清曼看着王康道。

“这已经是得罪李钰了,现在又有了孙员外这件事,只怕李钰不会容易妥协了,她不想给你找麻烦,就没来找你。”

“她还不让我跟你说,可不找你又怎么解决,或许是因为今天木林书铺的事,那个孙员外逼的更紧了,已经给轻怡下了最后通牒,让她尽快跟他那个傻儿子成婚!”

“啪!”听到这里王康猛然一拍桌子,竟然还有这种事?

要是李清曼不说,他根本就不知道。

“明天,明天我亲自去处理,我看这个什么孙员外想要做什么?还想抢强不成!”王康冷声道。

“可你明天不是要去新奉县吗?”

“先把这件事情处理了再说,反正新奉县那里也耽搁了挺长时间。”

王康怒声道:“辛亏你这是说了,要不然等我从新奉县回来,轻怡指不定会被逼成什么样?”

她也是傻,不过一个录事参军事?能给我找什么麻烦!

【作者题外话】:新奉县这条线,是我找就埋下的伏笔,当时柳山出场已经暗示了,柳山的出处,不知道有没有发现的。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