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了王康的话,李清曼的俏脸上涌现了一抹忧虑,刚才着急唐轻怡的事情,现在倒是感觉到了棘手。

“你今天刚因为木林书铺的事情跟李钰发生了矛盾,虽然你没有去,李钰也没有到场,但他在背后肯定有所记恨!”

李清曼轻声道:“他能妥协第一次,只怕不会妥协第二次,李钰毕竟是阳州城的录事参军事,从五品下的官员!”

“你伯爵府少爷的面子,恐怕不会给了,而且那个孙员外还是他夫人的亲弟弟……”

听了李清曼的话,王康冷哼了一声道:“这个李钰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纵容亲属欺民占地,我敢断定这个地主孙员外所占的地里,一定有他的干股。”

“甚至一多半都是他的也说不定,此人还是董易武的狗腿子,查抄柳家就是他的手笔!”

王康脸上挂着不屑道:“堂堂从五品下的官员,听从一个身无半职的刺史公子,他能有什么大出息?”

“正好我要对付董家父子,就先拔了他们的爪牙!”王康面色发寒。

“再说欺负到我的人头上,管他是什么几品官员,就算是刺史也不行!”

听着王康的话,李清曼也是美眸流转,这或许就是她倾心王康的原因。

外人眼中的他,蛮横霸道除了会花钱一无是处,只有她们知道。

这个败家少爷对他手下的人有多好,不光是给了极高的薪俸,还关心其的家人的生活。

他常说的一句话,你们既然跟了我,那我绝对是不会让你们受一点委屈的。

他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

这次是唐轻怡遇到这样的事情,李清曼知道,如果是她遇到,或者任意一个手下人遇到,他都会给做主。

李清曼想着,不由的搂紧了王康,她爬在王康的耳边轻声道:“你觉得轻怡怎么样啊?”

“挺好啊,聪明伶俐,那么多事都她一个人担着,还做的有条不紊,难得的人才。”王康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李清曼瞪了王康一眼。

“那你是说什么?”王康更疑惑了。

“你对她就没有点别的想法?”李清曼吐气如兰。

“没有,绝对没有!”王康赶紧摇着头,就算有,此刻也得说没有。

这点常识他还是有的。

“说假话!”李清曼白了王康一眼道:“你一天就调弄轻怡,还说她是你的什么贴身秘书,别以为我不知道。”

“如果你真对轻怡有想法我是不会介意的,只是不知道你的那位未婚妻,会不会同意了。”李清曼调笑着。

“啊!”王康瞪大眼睛,有点迷糊,李清曼今天是咋了。

“对了,告诉你一个秘密哦。”李清曼贴近了王康的耳朵,说话间散出的热气令他的耳朵发痒。

一股欲望也在内心深腾而起。

“有一次我跟轻怡去洗澡,发现轻怡的本钱很厚啊,只是她平时束缚着呢,这不是你最喜欢的吗?”李清曼又说一句。

随即她便脸色一红,因为此刻她正坐在王康的腿上,自然能感觉到他的变化。

“轻怡然后再说,现在先说你……”王康压抑着说道:“既然小胡同已经钻过了,所幸再爬一次床吧!”

王康说着,手已经盘在李清曼的腰间,李清曼的脸色滚烫,身子发软。

哪怕这种事情,跟王康已经不是第一次经历,可她还是羞的不行。

李清曼提起了力气,从王康的腿上跳了下来,娇羞道:“今天不行!”

“为什么?”王康疑惑的问道。

“因为……林姑娘在府上。”李清曼轻声说道。

“她在怎么了?”

“反正是不行,你别想了!”李清曼坚定道。

“那我怎么办?”王康有些欲哭无泪。

“凉拌!”

李清曼知道王康说的是什么意思,白了他一眼,临走时还故意扭着步……

这个妖精!

王康现在发现李清曼比谢婉莹还要更具魅惑感。

今晚注定是对不起二弟了,只能是上床睡觉了。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康早早的就已经起来,因为今天他要去给唐轻怡处理麻烦,去的晚了,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西郊,在阳州城的西面最边缘,这里所居住的大多都是贫农佃户,与东城区的深宅大院相比,这里皆是农屋茅舍。

一座城市有富人的居住区,自然也有穷人的栖息地,阳州城自然也不会例外。

天刚清早,一户户农家已经升起了炊烟袅袅,起锅做饭,做的并不是早晨所吃,早餐对他们来说太奢侈了。

现在做的是他们一天的食物,已经快要到种植的时节,他们要下地干活平整土地。

这一去便是日落西山才会回来,所以要带足干粮。

他们都是佃农,没有自己的地,只能租地主的地来种,缴纳公粮,又交租金……

沉重的负担,让他们种了一年的地,可能最后都吃不上自己种出的米,这样的事情,并不罕见!

唐轻怡的家就是在此,他的父亲就是一位佃农。

哪怕是穷山沟也能飞出凤凰,贫村也能出状元,在这西郊也是如此。

“老唐可是生了个好闺女啊,去了城里做事,都进了伯爵府咧。”

“那女娃子我打小就看她行,从小就蹲在私塾外听先生讲课,那算术用的可好咧,她家每年的收成多少,算的明明白白。”

“咦……你们知道个啥?那女娃长的白嫩水灵,据说是让伯爵府少爷看上了……”

“伯爵府少爷?就那个大败家子?”

“老唐好福气啊,生了个女娃,早知道我也生一个!”

每天,人们交谈的话题,离不开唐轻怡……而在今天更是如此。

“孩他爸,快去唐老汉家,有人来上门提亲了!”一名身穿粗衣的妇女,忙着喊道。

“提亲?老唐家闺女不是在伯爵府做事,听说让那个败家少爷看中,莫非是伯爵府的来提亲了?”男人惊道。

“这唐老汉可了不得了,闺女进了伯爵府,哪怕是做了小,也是大富大贵啊!”

“要是这样就好了,”妇人不屑道,“是孙员外,给他的傻儿子提亲!”

“这又是为何?”

“哼,还不是那女娃,觉得在城里挣了钱,要带他爹享福呗,可被孙员外给盯上了,光是补地钱就要了一千金币!”

“一千金币!给了?”

“给了!那女娃可真有钱啊,不过越这样越遭罪,现在孙员外又盯上那女娃本人了!”

“活该,好好的佃农不当,还想当城里人,还想进伯爵府,做梦!”男人听着呸了一口。

“走,去看笑话去!没进伯爵府,却做了地主家傻儿子的媳妇!”

当你好的事情他们会捧着你,哪怕是有羡慕嫉妒恨,也会掩藏!

而当你又不好的时候,他们又会踩几脚,是啊,原本都是一样的,为什么你比我过好?

这就是人性的复杂……

【作者题外话】:求票,求收藏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