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鼎昌的吩咐下,很快客厅的人就已经走空,只剩下了父子二人。

王鼎昌端起酒杯一饮二尽,一副回味无穷的样子,他看着王康笑道:“这杜康酒真是酒香浓郁,比之前的杜氏酒都好不少。”

他顿了顿又是道:“其实我更喜欢那两句推用词,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好!真是好!”王鼎昌又喝了一杯看着王康沉声道:“你做的其他事情我都不过问,也许你有自己的想法,有自己的秘密……”

“我只问你一件事,”他紧盯着王康,“派人刺杀你的真的只是柳山么?”

终于来了,王康知道父亲最关心的应该就是这件事,毕竟这是生死攸关的大事。

他应该是不知道真相的,当时他发生刺杀是在深夜,知情的几人都被他封了口,尤其是刘进他还特意的嘱咐过……

就连两名刺客的尸体都被他处理,不会留什么破绽。

事后吴总管也没提过。

应该是这样,王康了然,既然如此他还是决定继续隐瞒,以他父亲的性格知道,那一定会更董易武拼命的。

现在还没到跟董易武完全撕破脸皮的时候,时机还不成熟。

思绪一闪而逝,王康点了点头。

“真的是这样吗?”

王鼎昌用怀疑的神色看着王康问道:“那为什么最后柳山会自刎,柳家也被李钰抄了。”

“很明显李钰的背后应该是有人授意……”

“这个其实很好解释,”王康笑着道:“柳家作为打压我们伯爵府的对手,最终一事无成,还自家颓倾,他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他被当成了弃子,所以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正常的。”

听了王康的解释,王鼎昌的眉头也是逐渐舒展,这样的逻辑是行的通的。

“这才像董易武的风格啊,”

王鼎昌叹了口气道:“只是我没想到柳山最后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

“我还想着等抽出手来对付他,只是我恰巧去了新奉县,还是这么长时间,倒是让你给解决了。”

“哈哈,都是运气,这个结果我也没想到。”王康笑着道。

他不想在王鼎昌面前表现的太过精明。

“柳山此人不简单啊,”

王鼎昌感叹,“他的野心极大,也想走我的路子,董易武扶持柳山,以为是他在利用柳山。”

“其实,柳山又何尝不是在利用他呢?发展财力,壮大家族……获封爵位,董易武看不清楚,我却是明白。”

王康微微一怔,便宜老爹能由一介商人走上如今的位置,果然不是随便能成的,心思计谋同样也是极强。

知晓柳山的野心,他也是在看过柳山给他留的绝笔信,才推断出来,而自己的父亲,却是早已看出。

“只是他把问题想的太简单了!”王鼎昌目光深远,“得此殊荣,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

“康儿,我们伯爵府看似如今风光无限,其实却处在水深火热之间。”

王鼎昌看着王康道:“这些事情之前我还未与你提过,如今你已经懂事,也应该让你知道。”

“当年越国举兵进攻赵国战乱已起,越国的军队已经打到我国仓州,但康儿你知道吗?诺大的赵国,三个行省之地,竟然踌躇不出军队出征的粮草军饷!”

王鼎昌一副深恶痛绝的表情,“就算我赵国的国力衰弱,但怎么也不会到这种地步吧!是因为国家大部分的财力资源都掌握在老牌贵族的手里!”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仍旧在握着自己的财富,蒙混而度……我看不下去了,哪怕那时的我只是一个商人,我也有着爱国之心!”

王鼎昌沉声道:“康儿有一句话,你要永远记得,国家与我们的家,都是家!大家不保,小家何以存!”

“我为战争捐助了巨额财富,又过了没几天我收到了一封信,一封由内朝锦衣卫送来的一封赵皇亲笔书信!”

“信的内容是什么?”王康下意识的问道,他知道这封信应该就是他父亲能够获封伯爵需要付出的代价!

“信里只有短短几字!”王鼎昌看着王康一字一顿道。

“朕欲斩贵,卿可愿为刀?”

王康一凛果然如此,张岚封说的一点没错。

“我当下就知道,赵皇要对付老牌贵族了,所以他要选择我成为一把刀,一个先锋!”

王鼎昌沉声道:“这是一道两难的选择题,要么答应赵皇,那样的话会将所有的矛盾转嫁在我们家,我们会成为那些老牌贵族的眼中钉,肉中刺!”

“要么,我从此只能平庸此生,哪怕我有一家之富堪比阳州的财富,我也只是个商人!”

王鼎昌猛然站了起来,手里紧握着酒杯大声道:“我不甘心如此,士农工商商在最后一位,我依稀记得,我去你外公家,他们看我的眼神……”

“不屑!鄙夷!轻视!”

“我不甘心!我要带着王家转身,于是我成了富阳伯爵!这是一场豪赌!赌赢任逍遥,赌输家族灭!”

王鼎昌目光灼灼的看着王康豪气道:”我欲争锋与那些已经腐朽的老牌贵族斗一斗!”

“康儿,你愿与为父同行吗?”

“哈哈!”

王康也被王鼎昌的豪气感染,当下站起道:“孩儿,自当如此!”

“好,好啊!这才是我王鼎昌的儿子,哪怕是败家子,也是最强的败家子!”

示意王康坐下,王鼎昌又是道:“现今就有一件棘手之事!你应该很好奇在新奉县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闻言,王康微微一怔,正戏来了,这确实是他最好奇的事情。

到底发生了什么,能让王鼎昌,李济同,董易武三人在一个小县城待了那么久。

新奉县离阳州城不算远,但因山丘居多土地贫乏使得这个县很穷,也是如此,让王康更是奇怪。

“在新奉县发现了铁矿!”

这时王鼎昌开口道。

“新奉县哪个位置?”

王康急着问道,心里也在祈祷,可千万不要是柳山告诉他的那个位置啊!

按柳山所说,他知道的那个位置存量巨大,若是现在就被知道,那真是啥都没了……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