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疑问今天的富阳小报,再度引起火爆,一起大事件在民众之间开始流传,原来孙

员外的背后果然是那位阳州大官……

不止如此,还有新开的故事连载版面,也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在王康的操作下,白蛇传这个前世脍炙人口的故事来到这个时代。

同为古代的背景设置,但却加入了神话与奇幻色彩,白蛇报恩与书生许仙的人妖之恋,这些无一不是最新开创。

由此富阳小报不再是街头百姓所买,就连读书人也对白蛇传这个故事深深着迷。

因为许仙这个人物,对他们是最有代入感的。

同时也因为这个故事,富阳小报摆在了富家小姐,大家闺秀的床头……

火爆,难以形容的火爆!

尤其又是在仅售三铜币之后,更是大受欢迎。

在这对比之下,阳州官报则是成了笑话,仅仅只有初发时一日的辉煌,就已经落幕……

空泛无聊的内容,材质极差的纸张,主笔人沈临风因为一首打游诗重提,更是成为全阳州城的笑柄。

事件仍在发酵,而王康逃离了几女追问白蛇传之后的故事,带着梁大壮等几个家仆,悄然来到了阳州书院。

距离封地之争的比试已经没几天了,而王鼎昌则在一直催促着他去书院,因为他父亲已经为他找好了先生,要教他策论!

虽然王鼎昌已经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还是想补救补救。

行进在路上,梁大壮委屈的道:“少爷,您可是很久没带着我出门了……”

听了这话,王康微微一怔,是啊,至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一直都在马不停蹄的忙碌着。

先前是为了灭掉柳家,现在又是为了对抗刺史……之后又是谁呢?

王康看着梁大壮笑着道:“总会有一天,少爷还会回到以前的。”

“嗯,”梁大壮重重的点了点头。

“现在我们就去书院,走着!”王康笑着大声道。

阳州书院,是整个阳州最大的一家书院,众多的读书人在此学习,当然能进书院的自然不是普通人。

都是阳州的富家贵族子弟。

王康自然也在这里求学,只是他很久都没来了,若不是这次,恐怕他连想都想不起来。

阳州书院坐落在东郊,占地极大,至赵皇继位以来大力发展学治,阳州书院也经过了一次翻修,规模更是大了一些。

书院之内,亭台楼阁,柳枝垂落,鸟声齐鸣,风景宜人,在过道上还有几个读书人在摇头晃脑的背着书。

环境这么好?王康边打量,边走了进来。

见到王康走进,原本在看书的几人顿时一惊,这个败家子怎么来了,他好像一个多月没来书院了吧。

再说现在他不是在忙着整那什么富阳小报吗?还有空来这里。

只有一人眼睛一亮,正是在这里求学读书的张松!

张松直接将手中的书籍收起,忙的来到王康面前,镇重道:“在下张松,见过康少爷。”

咦,这么正式?

王康有点懵逼,他还是第一次见对他如此客气的外人,也拱手道:“不知张兄,找我何事?”

“是在下唐突了!”张松忙着道:“早就听闻康少爷大名,今日见到一时激动……”

“我的大名?一时激动?”王康更是愕然了,这哪跟哪,寻常人见到他躲都躲不及,还有往近靠的?

像是看出王康的疑惑,张松忙着道:“康少爷你创立的这个富阳小报实在是太好了,我从第一期开始,每期都会买!”

“这令在下颇为仰慕啊!”

王康听明白了,原来是富阳小报的忠实读者啊,他也是笑着道:“多谢张兄抬爱。”

“哈哈”张松笑着道:“这可不是抬爱,富阳小报新颖,有创新还为城民提供了便利。”

“尤其是你说的那句恶行不止,笔锋不停,更是令张某敬佩!”

张松说着,突然凑到王康的身前,低声道:“只是康少爷在这个时候,来书院有点不明智啊!”

“哦?此话怎讲?”见得张松严肃的表情,王康问道。

“还不是因为富阳小报的事情,”张松说道:“因为你的富阳小报,阳州官报简直是无人问津,之后恐怕也难有起色了。”

“而且你也知道,这书院里的权贵子弟本就占绝大多数,他们可都是刺史大人那一系的。”

张松看了看周围,小声道:“我这几天可是一直在听着,他们都在想着怎么对付你啊!”

原来如此,王康知道现在刺史打压伯爵府,整个阳州城的权贵自然也是如此,连带着那帮子弟也是同样。

四面八方皆是敌,可不是一句空话。

王康冷哼一声道:“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罢了,模仿我的富阳小报,又学不明白,降价又不敢跟我玩,能有什么出息?”

闻言,张松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他知道王康说的都是实话,这几天的争斗,他也都看在了眼里。

光是比赔钱这一条,整个刺史府恐怕都不敢跟眼前这位康少爷比。

“看张兄的穿着谈吐,只怕也不是普通人,”

王康看着张松道:“既然如此,张兄为何不跟他们一起,而且你跟我交谈,就不怕被隔离吗?”

“我跟他们可不是一路人,”张松摇头笑道:“再说我也不一定就怕他们。”

“哦?不知家父是谁?”王康疑惑的问道。

“家父,张伯光!”这时张松傲然道。

“原来是张将军公子,失敬失敬。”王康惊讶了,难怪张松不怕那帮权贵子弟。

张伯光是阳州城守将,手握兵马大权,虽说名义上也是受刺史节制,但张伯光却经常不买账,而董易武也无可奈何。

只是王康很好奇,张伯光是军伍之人,按说他的儿子也该是参军入伍,怎么会是这副读书人模样。

“我大哥在父亲帐下,我却是对那些舞刀弄枪不感兴趣,只喜欢诗词文章。”像是看出王康的疑问,张松笑着道。

“原来如此,”王康点了点头。

“哟,这不是伯爵府的康少爷吗?”就在这时,从前方来了几个年轻公子。

“就是他们。”张松低声道。

闻言,王康也是看了过去,这几人都是穿着华贵气质不凡,明显不是一般人家子弟……

“就是这几个人模狗样的家伙?”王康冷笑一声,跨步迎了上去,“那我就来会会他们,看看他们到底有什么能耐?”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