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得王康干脆的应下,于洪瞬间惊喜非常,这个败家子真是昏了头,连四比一都敢答应,活脱脱的傻子。

其余四人也是同样的心思。

“我曾经跟王康一块上过张先生的课,那时的他连基本的字都认不全……”

“我看他不只是个败家子,还是大傻子!”

“想让我们挂狗牌贴狗字?简直是做梦,让他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听了几人交谈,于洪更是胸有成竹,看着王康道:“既然打赌,我们当然要签个契约,若是最后有人不认帐,该怎么办?”

“还要签契约?”王康惊讶道,这可是正中他下怀啊,本来他还怕最后于洪几人毁约,若由他提出,还怕对方怀疑。

而王康的表情落在于洪的眼中,却是另外的含义,他这是怕啊,原来这败家子只是虚张声势,打的是这主意。

这使得于洪更是放心了,绝不能给他毁约的机会。

想到这里于洪忙着道:“既然是打赌那当然要签契约了,你是不是还想在输了之后赖账。”

“你……想多了,我王康是那种人吗?”王康装作慌乱的样子。

“不行!必须签!”于洪更是笃定了,大好的机会怎么能放过。

若是真赢了赌约,到时王康后背贴字绕阳州城一圈,这可比什么招数都强啊!

不但丢了他的脸,就连伯爵府也会因而成为笑柄!

“赌约是你提的,赌注也是你定的,答应,你也答应了……”于洪故意刺激道:“临到头你难道是不敢了?”

“既然你不敢,就明说!只是我们也没想到,原来伯爵府的康少爷是这样的胆小之人!”

“是啊,既然不敢那就别说,装什么装!”

“堂堂伯爵府少爷……真是给伯爵大人丢脸啊!”

于洪身后的几人也忙着附和嘲讽,就是要激的王康和他们打赌。

“签就签,谁怕谁?”王康装作气急败坏的样子,怒声道。

“好,既然如此我们就去找纸笔,定了契约白纸黑字,可不能毁约啊!大家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代表的可都是身后的家族!”于洪又是补充道。

“尤其是康少爷你,你可是贵族之后,贵族最重契约啊!”

“这是自然!”王康冷哼一声。

接下来,几人便去了学堂,这里是书院,纸笔自然不缺,很快双方就签下了赌约。

赌约便是争夺向蔡师请教的机会,而赌注则是谁输,谁就在背后贴上写有我是一条狗的字条,绕阳州城一圈。

只不过一方是王康自己,另外一方是于洪四人。

这场赌约本就不公平,怎么看王康也没有丝毫胜算!

契约签订,于洪的心终于放进肚子里,现在即使王康想赖账也是不可能了,当然对于他也同样是如此!

于洪笑着道:“康少爷做好输的准备吧!”

“应该是你们做好当狗的准备!”王老此刻也懒得与其虚与委蛇,冷声道:“不对,你们本来就是狗,也不用做好准备。”

“噗嗤!”

听了这话,张松忍不住的笑出了声,这个康少爷的嘴真是太厉害了,不然也不会那日令得李钰退却。

只是这盲目应下,可是太不明智了啊!

“你……”被王康这话一怼,于洪脸色瞬间变得难看,不客气的道:“现在我们就去找蔡师,等会自见分晓!”

几人一同前去了一处幽静小院,这里就是蔡师所在的地方。

严格的讲蔡禾并不是书院的老师,他只是喜欢这里的氛围,将此地作为栖身之地,钻研学问。

此刻小院里已经有不少学子,都是等候向蔡师请教的,见到王康一行人走进来,人们都是忙的向于洪拱手相问。

于洪之父于叙正是阳州城别驾,别驾是刺史佐官,从四品下官员,论品级比李钰还要高两级,是真正的大吏。

因而于洪的地位也是极高,尤其是在年轻一辈里,仅此于董乾。

“于少来了啊!”

“于少也是来向蔡师请教的吗?”

“我等可是来的不巧,于少文学才名卓著,自然能得到蔡师的青睐!”

人们都是争相献媚奉承,而与之相比王康这边却是有些冷清,这本身就代表了一种趋势态度。

“康少爷看到这一幕,有什么感觉?”张松开口问道。

“谁给骨头跟谁走……”

王康冷哼一声,“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能有什么感觉!”

“康少爷就是康少爷,只是你今天的赌约却是鲁莽了。”张松摇了摇头,依旧是不看好王康。

“哎,康少爷你咋来了?”这时响起一道不和谐的声音。

王康顺声看去,一个小胖子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正是张庆。

“你咋来了?”王康好奇的问道,这货在阳州城的名声可跟他差不多的。

“别提了!”张庆的小胖脸扭成了苦瓜,“你现在是越来邪乎,越败家越挣钱,名气也是越大!”

“以前我爹总说我,还好我没像你那么败家,现在又是说我,怎么没像你这样!”张庆摊了摊手。

“这不我爹就把我打发到书院了!”

“哈哈!”听了张庆的话,王康跟张松也是笑了起来。

“你来这干嘛?我刚隐约听到你跟于洪他们在打什么赌?”张庆疑惑的问道。

“是啊!”王康点了点,对张庆解释了几句。

“好,干他丫的。”听过之后张庆猛得一拍王康肩膀,“我早就看于洪那帮人不顺眼了,在学院里拉帮结派,搞的学风不正。”

王康异样的看了张庆一眼,这小胖子总是出金句啊。

“你就不担心康少爷会输?”张松奇怪的问道。

“不担心!”张庆摇着头道:“跟康少爷作对没个好下场,沈临风怎么样?阳州城有名的大才子,现在名声都臭了,那首打游诗跟他一辈子!”

“哈哈!”闻言几人都是笑了起来。

于洪冷眼看着,现在你还笑,等会让你哭都哭不出来。

不多时,房门悄然打开,从中走出一位长须老者,老者看着年长,却腰身板直精气十足。

他的面色冷峻严肃,给人一种威严之感,他就是蔡禾,蔡师!

见得蔡师出来,原本嘈杂的小院顿时安静下来。

“我的规矩想必各位都是清楚,今日考题为生僻字,学子互考!最终优胜者,可入我之门!”

听了这话,于洪顿时眼眸投向王康高声道:“既然赌约在身,不如就由我们先行比试,康少爷以为如何?”

“有何惧之!”王康一步踏出,声音冷厉传四方!

【作者题外话】:明天就要高考,预祝看书的高考读者,金榜题名!我毕竟是过来人,给你们点经验,就一句话,不要慌,干就完了!特此提下书友群里的“了一”同学,加油,你是最胖的,肯定还有其他的读者,但我不知道名字……一块祝福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