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门进入,王鼎昌正在书案边俯首,王康微微一怔,果然有多大的收获,就得有多少的付出。

外人眼中的王鼎昌风光无限,家财万贯,又获封伯爵之位。

其实这些哪一样是容易得来。

整个伯爵府不知有多少产业,商铺……这些每天又有多少事情,需要他来处理,以至于到了这般时刻,还未能入睡。

见到王康走进,王鼎昌抬头慈声道:“回来了。”

“嗯,”王康点头,走到里面找了个椅子随意坐下。

“见到蔡禾了吧!”

“见到了!”王康应道。

“没有为难你吧!”王鼎昌又道:“蔡禾的脾气很怪,若是入不了他眼的人,恐怕一句话都不会说。”

“不过若是能让其看重,就又不一样了。”

“还行吧!蔡师人还不错。”王康没有在这个事上多说,又是道:“我知道了点比试的信息。”

“武比董易武请来了李家剑痴,李御遥,作画请来了有着小画圣之称的杨修文!”

“这个我在下午也知道了!”王鼎昌冷声道:“他们可真是不遗余力了,是想让咱们三局皆输啊!”

这也是王康所担心的问题,定的规则是伯爵府必须要三局都赢,才能算得获胜,输一局都算输。

“李御遥此子名气极大,剑法超绝,我也有所而闻,据悉就连修习武道多年的人都不是其对手!”

王鼎昌又是道:“至于杨修文,此子擅画花鸟,其形足矣以假乱真,更有小画圣的称号,他的名声极广,一画难求,因此为人也是极为傲慢,除了郡守谁都不放在眼里。”

“他来参比,想必是郡守的吩咐指派!”

听了王鼎昌所说,王康也是点头认同,如那杨修文说的就一丝不差。

“那父亲可有应对之人?”王康好奇的问道。

“武比我花重金请来一名江湖之人,”

王鼎昌顿了顿又是道:“我们伯爵府毕竟建立时间还短,在这方面缺乏底蕴,除此也别无他法。”

“此人能胜得了李御遥吗?”王康问道。

“难!”王鼎昌沉声,“李御遥成名一战是在两年前,那时的他才是十八岁,独战江湖恶名大盗陈通,将其击杀!”

“现今已经过去两年,两年间他都未再出手,谁也不知道现在他达到什么地步!”

“而我请的那人,实力最多与陈通相当,所以此局……”

王鼎昌没再说下去,王康也明白他的意思,若真是如此,那这局必然是输了。

“就不能再找吗?”

王康问道。

“不好找,”王鼎昌摇头道:“二三流的武者还容易一些,像这种顶级高手本就难见,而且若真是一流高手,又怎会为些金银出手。”

“这也是我们伯爵府将来需要发展的了……”

“这么看来只有一人合适了。”王康接着道。

“你是说?”

“李清曼!”

闻言,王鼎昌的眼睛一亮,“对啊,我怎么没想到呢,李姑娘是太一教传人,武道定然极高,倒是个好人选。”

“只是不知她的真正水平多少,而且人家愿不愿意还不一定。”

“这个我去跟她说吧!”王康笑着道。

“哈哈!还是我儿有本事啊,能令太一教传人都甘愿跟在身边。”

王康翻了个白眼,他发现王鼎昌一谈到这个上面,似乎兴致极高。

他忙着转移话题道:“那画作比试呢?”

“这个我也不知道了……”

王鼎昌道:“明日傍晚你母亲应该就会回来,与你母亲同行的,有一位你的表弟,也是擅于画作,在南方各州,也有名气,只不是不知跟杨修文相比,该是如何了!”

王鼎昌说着又是微微一顿,“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还是那句话,你不用有太大的压力,一切尽力就好……”

王康明白他父亲说的意思,就算是武比作画都胜,可还有一场又他上场的文比策论……

这个才是最大的变数。

王康也没有多做解释,到时自会有分晓。

“你那个富阳小报搞的不错,好好整,那可是有利的武器啊!”王鼎昌又是赞道。

“我发现你还是适合做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往往会有大的成效,放手去做,为父就是你最大的后盾!”

“嗯,”王康点头。

他也明白这一点,如今他的各项做的都能有现在的规模,其实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富阳伯爵之子,有了这个身份很多时候都不用有太多的顾忌。

“那您就早点休息。”王康说了一句,也准备回自己屋了。

“对了,”临出门前,王康又是回头道:“明天记得早起上街,可是有好戏看啊!”

“是你的富阳小报,又有什么大事件爆出吗?”王鼎昌笑着问道。

“不止是这个,还有另外一件,您明天看着就行。”

“你个臭小子。”王鼎昌笑骂了一句,而后又俯首处理事务。

一夜无话。

第二天,王康起了个大早,因为今天可是有大好戏……

按照赌约,于洪四人就是在今天,会身贴我是一条狗的字条,绕阳城一圈,这场好戏可是不能错过。

王康早早的来到了富阳报馆,而一同到此的还有张松和张庆二人。

“都安排好了吧!”

王康问道。

“没问题,”小胖子拍着胸脯道:“你的人还有我的人盯着,只要他们出现,就跑不了。”

“你们是怕于洪他们伪装藏拙吧,”张松笑着问道。

“是啊,那几个人怕被人认出,肯定会伪装的,”王康冷哼一声,“他们倒是想的美,我不但要让别人认出他们,还要全城人都知道!”

“他们就是一条狗!”

“谁得罪你,可真是倒大霉了!”张松摇头,又是问道:“今天有富阳小报吗?”

“有,你去拿吧!”王康说道。

闻言,张松走到了摆台上拿了一份,现在天刚亮,还没有人过来买,他这应该是看的第一份了。

张松想着,翻看了起来。

头版,又是一行大字,利益链条,孙员外强行收的粮食去了哪里?

而后张松细看下去,文章说的还是由孙员外牵扯出来,是阳州城的一家名为金日晟的粮铺。

孙员外收的粮食都到了这家粮铺囤积,借此哄抬粮价,在寒冬之年,高价卖出,大发难民财!

又是一个大新闻,又是一个恶劣事件,而且文中还隐晦的提出,这些都跟一个人有关……

阳州城的录事参军事,李钰!

张松回头看着王康,心里惊道,这可真是要一步步把李钰推到深渊啊。

如今已经峥嵘初显!

【作者题外话】:前面的铺垫基本完成,即将迎来一个高潮,最终汇聚到大比之上,大家记得每日追读,今天四更,看在作者君,这么努力的份上,投投票可好。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