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慌恐惧布满了李钰的整个身心,他呆呆的坐着,两眼无神!

完了,彻底完了!

没有丝毫的侥幸,也许从一开始结果就已经注定。

悔不改当初。

也许那时在西郊自己任由王康把曹参军带走,也许自己在那时悬崖勒马转向伯爵府这边,也许自己也不会到了这般下场。

连番几日的惶惶不安,数次睡梦中惊醒,去年无雨大旱,秋天庄稼欠收,佃农们更是没有打下多少粮食。

是他指派着自己的小舅子孙不举,强行去找西郊的佃农们,挨家挨户的强行收粮。

使得本就没有多少存粮的农户们,米缸见底,油罐无油!

恰逢冬季,天降大雪,又是他让金日晟粮铺,趁机抬高粮价!

多少人因买不起粮食,饥寒交迫而死,好不容易熬过一冬,盼着来年能有个好收成。

剥削又开始了,如此往复,一年一年!

朱门狗肉臭,路有冻死骨!

这些事情的背后都是他,有人知道吗?有人!

刺史董易武是知道的,但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但因为自己是他的人,还因为自己赚的钱,也有他的一份。

没人会跟钱过不去!

司马大人知道了,给钱!

别驾大人知道了,给钱!

只有民众们不知道,李钰记得很清楚,去年冬天,他还组织了一次施粥,城民们跪在地上,叫着他李大人。

现在想想只有那一刻,他才是最舒心的!

李钰怔怔的回忆着,等他回神时,刺史董易武已经站到了他的面前!

“李大人,相信我你一定会是下个柳山,只是……抄你家的就不一定是谁了?”

王康的这句话,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出现在他脑海了,现在终于应验。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这个画面没隔几日就是重现,好熟悉啊!

李钰没有看董易武,他把目光投在了王康的身上。

有恨吗?有!自己是从五品下的录事参军事大人,落得如此下场,怎能无恨!

但更多的是……恐惧!

这个全城出名的超级败家子,用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创立了富阳小报!

又以完全砸钱的方式,让所有的民众都完全接受。

而后他用一篇篇文章,以笔为刀,将自己斩落深渊,这才是最恐怖的。

而现在终于要结束了!

再也不用担心,每日醒来,富阳小报上会不会有关于自己的报道,再不也不用顾及民众看自己的眼神……

他深深的看了王康一眼,而后转向了刺史董易武。

离得如此之近,他能清楚的看到,董易武的脸在轻微的抽搐,他的嘴角抿着,似在咬着牙。

他在生气,他在愤怒。

不是因为他没保住了自己,而是因为他输了!

在这一刻,李钰突然还有点暗自怯喜,相比自己来讲,刺史大人恐怕更难受吧!

李钰站了起来,这一刻他很从容,恐惧的只是未知,而当结果已经注定,并无法更改时,反而没有那么艰难了。

“李钰身为朝廷命官,纵容亲属欺民占地,弃民不顾……罪大恶极!削去官位,查抄家产,游街示众!”

董易武咬着牙,一字一句的说出!

正如李钰所想,他并不是有多看重李钰,而是李钰是他的人,若是在王康的手下保不住,对他来讲,就是最大的失败!

终究还是自己将其送走,董易武暗恨着,他转头目光阴沉的看着王康,那其中的所蕴含的意思,不言而喻!

你……给我等着!

在这一刻,王康终于走进了董易武的视线!

“哈哈!”

迎着董易武的目光,王康大笑了起来,高声道:“董大人真是明察秋毫,此举真是大快人心啊!”

“你……”董易武的脸色更是难看,当自己听不出其中的讽刺之意吗?

富阳小报上已经多次报道,民众间早已口口相传,自己都没有管过。

现在你说我是明察秋毫,这不是反讽自己失职么?或者是说自己一直在包庇李钰么?

这时董辉站了起来喝道:”王康,你好大的胆子,如此多的大人在场,你还大声喧哗,该当何罪?”

听了这话,王康讶然的看了董辉一眼,这个纨绔子弟,也能说出这么有水平的话?

当他又看到董辉旁边的董乾后,心中了然,原来是有人教的。

想到这里,王康冷笑一声道:“我在怎么也不会当街纵马,更是还要打监察使大人!”

“你……”董辉当即一滞,就连董易武脸色也变得难看,这件事还是发生在早前,李济同微服暗访,被董辉冲撞,还差点打了。

这事过去已久,本已经忘却,但又被王康提起。

董易武也是脸上无光,转向了董辉喝骂道:“闭嘴,还不坐下!”

闻言,董辉只好悻悻的坐下,但看着王康的眼中,却充满了怨毒。

“王康?”就在这时,坐在高台的正文公也是听到,疑惑的问道:“我见这首有的人,署名就是王康,莫非就是你?”

“见过正文公!”王康上前应道:“那不过是我随意而作,还请正文公指正!”

“我没有什么好指正的。”正文公摇了摇头说道:“如果有的话,那也只有一句,写的好!”

“词虽简朴,却道尽人间正道!回到京都,我会谏言赵皇,全国传诵,以此为馑言,监督所有官员!”

听了这话,在场之人都是一惊,正文公在朝廷的重量,举足轻重,他说的话,即使赵皇都极为重视,既然已经如此说了,那基本可以定下。

这个殊荣可就是有点大了。

董易武脸色大变,有此殊荣关键时可是一张护身符啊!

王鼎昌脸上一喜,忙的站起,“不过是我儿陋作,怎能当的起如此?”

“自然是当的起!”正文公摆摆手,“没听到外面民众的呼声吗?这就是民心所向!”

“快去把这个李钰押出去,游街示众,不然城民们还在背后戳着我们的脊梁骨!”

“是!”董易武艰难的应道,而后他招来一队士卒,给李钰上好手铐,戴上脚镣,押上了邢车!

至此,阳州城的录事参军事走向终结,沦为囚徒!

在这一刻,在场所有董易武一系的官员,都目光惊惧的看着王康。

他们都知道李钰是怎么一步步,走到现在的,那么下一个会不会轮到他们……

【作者题外话】:投票,投票

章节目录

帝国败家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天香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天香瞳并收藏帝国败家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