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荆公之文学(下)

诗词

世人对王安石诗词的尊崇,不如他的文章 。即使这样,王安石的诗,实际上开了西江派的先河,而且开了有宋一代的风气。在中国文学史中,他的成绩尤其伟大,这又不能不让人崇拜了。

千年来谈诗的人,没有不尊崇杜甫的,然而在当时以及他死后不久,尊崇他的人不是很多。韩愈诗中说:“李杜文章 在,光焰万丈长。不知群儒愚,何用多毁伤。”中唐和晚唐的诗人是怎样看待杜甫的,就可以想见了。特别提出并尊崇杜甫的,实际是从王安石开始的。王安石有 《题杜甫画像》一诗说:

吾观少陵诗,谓与元气侔。力能排天斡九地,壮颜毅色不可求。浩荡八极中,生物岂不稠?丑妍巨细千万殊,竟莫见以何雕皱。惜哉命之穷,颠倒不见收。青 衫老更斥,饿走半九州。瘦妻僵前子仆后,攘攘盗贼森戈矛。吟哦当此时,不废朝廷忧。常愿天子圣,大臣各伊周。宁令吾庐独破受冻死,不忍四海赤子寒飕飕。伤 屯悼屈止一身,嗟时之人我所羞。所以见公像,再拜涕泗流。推公之心古亦少,愿起公死后之游。

王安石又续杜甫的诗二百多首,编为《老杜诗后集》,并为它写了序。说“杜甫的诗全部展现于现代,是从我这里开始的”。又说:“世上学习做诗的人,学到了杜甫,然后才会写诗,学不到杜甫,就算是不懂诗了。”对杜甫的向往,到了如此地步。这就是王安石的诗成为名家的原因。

宋初继承了晚唐诗歌的陋习,西昆体盛行,奋起矫正它的,是欧阳修和梅尧臣。而能另立门户而自成一家的,是王安石和苏轼、黄庭坚。王安石少年时在《张刑部诗序》中说:

您和杨亿、刘筠处在同一时代。杨亿、刘筠凭他们的辞藻影响当世,学者们迷失了途径,崇拜他们,每日耗尽时间和精力来摹仿他们。作品中堆砌了色彩华丽的辞藻,颠倒庞杂,没有文章 结构组织的次序;寄托情感和引用典故,都不可考证。这时节能坚持自己的操守不同流合污的不多。

西昆体风靡一世,全天下的人都徘徊在温庭筠、李商隐肘下,不能发展自己的性灵。诗道的破败达到了极点。不得不破坏它而另外有所树立,这是形势所迫。 最早的破坏者就是欧阳修和梅尧臣。王安石和欧阳修、梅尧臣是朋友(梅尧臣有《送介甫知毗陵》诗,王安石有《哭梅圣俞》诗),然而并不是受欧阳修和梅尧臣影 响才开始的,自从他少年时就已经自立了门户。欧、梅以平易淡远的风格,一洗艳丽纤巧精雕细刻的风气。到王安石时更加上一种强健、雄浑、刚直的气息,这是 欧、梅所没有的。因此欧、梅只能破坏,而王安石则在破坏之后还可以重新建设。

论宋诗壮丽的景象,必定要推苏轼、黄庭坚。拿王安石和苏东坡相比,则苏东坡诗的千门万户和风骨的雄伟壮观,确实不是王安石所能比的;而王安石严谨的 风格,给学习者树立了典范,这一点好像比苏东坡又有长处。黄庭坚是西江派的鼻祖,他的特点在于文辞拗口,语意深奥,气概昂扬,然而这种体式是从王安石开始 的,黄庭坚只是尽力使这一长处发扬光大。效法黄庭坚的,一定曾认为黄诗是从王安石的诗中传承来的,因此,即使说王安石开了宋诗的一代风气,也不为过。

王安石的古体,与其说他是学杜甫,不如说他是学韩愈。这里举几首:

《游土山示蔡天启秘校》:

定林瞰土山,近乃在眉睫。谁谓秦淮广。正可藏一艓。朝予欲独往,扶惫强登涉。蔡侯闻之喜,喜色见两颊。呼鞍追我马,亦以两黥挟。敛书付衣囊,裹饭随 药笈。翛翛阿兰若,土木老山胁。鼓钟卧空旷,簨簴雕捷业。升堂廓无主,考击谁敢辄。坡陀谢公冢,藏椁久穿劫。百金买酒地,野老今行馌。缅怀起东山,胜践比 稠叠。于时国累卵,楚夏血常喋。外实备艰梗,中仍费调燮。公能觉如梦,自喻一蝴蝶。桓温适自弊,苻坚方天厌。且可缓九锡,宁当快一捷。彼哉斗筲人,得丧易 矜怯。妄言屐齿折,吾欲刊史牒。伤心新城埭,归意终难惬。漂摇五城舟,尚想浮河楫。千秋陇东月,长照西州堞。岂无华屋处。亦捉蒲葵箑。碎金谅可惜,零落随 秋叶。好事所传玩,空残法书帖。清谈眇不嗣,陈迹怳如接。东阳故侯孙,少小同鼓箧。一官初岭海,仰视飞鸢跕。穷归放款段,高卧停远蹀。牵襟肘即见,著帽耳 才压。数椽危败屋,为我炊陈浥。虽无膏污鼎,尚有羹濡筴。纵言及平生,相视开笑靥。邯郸枕上事,且饮且田猎。或昏眠委翳,或妄走超躐。或叫号而寝,或哭泣 而魇。幸哉同圣时,田里老安帖。易牛以宝剑,击埌胜弹铗。追怜衰晋末,此土方岌业。强偷须臾乐,抚事终愁惵。予虽天戮民,有械无接折。翁今贫而静,内热非 复叶。予衰极今岁,傥与鸡梦协。委蜕亦何恨,吾儿已长鬣。翁虽齿长我,未见白可镊。祝翁尚难老,生理归善摄。久留畏年少,讥我两呫嗫。束火扶路还,宵明狐 兔慑。蔡侯雄俊士,心憭形亦谍。异时能飞鞚,快若五陵侠。胡为阡陌间,踠足仅相蹑。谅欲交辔语,怯予不能嗋。

这是王安石晚年所作,结构风格,章 法句法,都很像韩愈,放到韩愈的集中,几乎能乱真,可惜他不能变化。

《思王逢原》:

自吾失逢原,触事辄愁思。岂独为故人,抚心良自悲。我善孰相我,孰知我瑕疵。我思谁能谋,我语听者谁。朝出一马驱,瞑归一马驰。驰驱不自得,谈笑强 追随。仰屋卧太息,起行涕淋漓。念子冢上土,草茅已纷披。婉婉妇且少,茕茕一女嫠。高义动闾里,尚闻致财赀。嗟我衣冠朝,略能具 麋。葬祭无所助,哀颜亦何施。闻妇欲北返,跂予常望之。寒汴已闭口,此行又参差。又说当产子,产子知何时。贤者宜有后,固当梦熊罴。天方不可恃,我愿适在 兹。我疲学更误,与世不相宜。夙昔心已许,同冈结茅茨。此事今已矣,已矣尚谁知。渺渺江与潭,茫茫山与陂。安能久窃食,终负故人期。

《董伯懿示裴晋公平淮右题名碑诗用其韵和酬》:

元和伐蔡何危哉,朝廷百口无一谐。盗伤中丞偶不死,利剑白日投天街。裹疮入相议军旅,国火一再更檀槐。上前慷慨语发涕,誓出按抚除暌乖。指挥光颜战 洄曲,阚如怒虎搏虺豺。诉能捕虏取肝鬲,护送密乞完形骸。笞兵夜半投死地,雪湿不敢然薪 。空城竖子已可缚,中使尚作啼儿哇。退之道此尤俊伟,当镂玉牒东燔柴。欲编诗书播后嗣,笔墨虽巧终类俳。唐从天宝运中圯,廊庙往往非忠佳。诸侯纵横代割 据,疆土岂得无离 。德宗末年惩战祸,一矢不试尘蒙 。宪皇初起众未信,意欲立扫除昏霾。追还清明救薄蚀,屡敕主府拘穷蛙。王师伤夷征赋窘,千里亦忌毫厘差。小夫偷安自非计,长者远虑或可怀。桓桓晋公忠且 壮,时命适与功名谐。是非末世主成败,烜赫今古谁讥排?贤哉韦纯议北赦,仓卒两伐尤难皆。重华声明弥万国,服苗干羽舞两阶。宣王侧身内修政,常德立武能平 淮。昔人经纶初若缓,欲弃此道非吾侪。千秋事往踪迹在,岳石款记如湘崖。文严字丽皆可喜,黄埃蔽没苍藓埋。当时将佐尽豪杰,想此兵祷陪祠斋。君曾西迁为拓 本,濡麝割蜜亲劘揩。新篇波澜特浩荡,把卷熟读迷津涯。褒贤乐善自为美,当挂庙壁为诗牌。

以上这些文章 ,都是经过精心雕饰,提炼出奇特的违反常情的词语,使用奇险的韵律,追求峻险幽奇的艺术境界,完全体现了韩愈的风格与技法。

《葛蕴作巫山高爱其飘逸因亦作两篇》:

巫山高,十二峰,上有往来飘忽之猿猱,下有出没瀺灂之蛟龙,中有倚薄缥缈之神宫。神人处子冰雪容,吸风饮露虚无中,千岁寂寞无人逢,邂逅乃与襄王 通。丹崖碧嶂深重重,白月如日明房栊。象床玉几来自从,锦屏翠幔金芙蓉。阳台美人多楚语,只有纤腰能楚舞,争吹风管鸣鼍鼓。那知襄王梦时事,但见朝朝暮暮 长云雨。

巫山高,偃薄江水之滔滔。水于天下实至险,山亦起伏为波涛。其巅冥冥不可见,崖岸斗绝悲猿猱。赤枫青栎生满谷,山鬼白日樵人遭。窈窕阳台彼神女,朝朝暮暮能云雨。以云为衣月为褚,乘光服暗无留阻。昆仑曾城道可取,方丈蓬莱多伴侣。块独守此嗟何求,况乃低徊梦中语。

这类诗,学杜甫同时又独辟蹊径,是王安石集中的上乘之作。黄庭坚的七古,很多都是从此脱胎而来。

《对棋与道源至草堂寺》:

北风吹人不可出,清坐且可与君棋。明朝投局日未晚,从此亦复不吟诗。

这样晦涩的作品,它引导黄庭坚的痕迹,是特别容易找到的。

王安石还有《拟寒山拾得》二十首,在集中成为另一种风格。《寄吴氏女子》诗所谓“末有拟寒山,觉汝耳目荧”就是如此。这里抄录两首:

我曾为牛马,见草岂欢喜。又曾为女人,欢喜见男子。我若真是我,只合长如此。若好恶不定,应知为物使。堂堂大丈夫,莫认物为己。

风吹瓦堕屋,正打破我头。瓦亦自破碎,岂但我血流?我终不嗔渠,此瓦不自由。众生造众恶,亦有一机抽。渠不知此机,故自认愆尤。此但可哀怜,劝令真正修。岂可自迷闷,与渠作冤仇?

这虽然不是诗的正宗,然而从苏东坡后,将佛经中的言语用于诗的很多,这种作法也是从王安石开始的。如他悟道所得的妙趣,可使学习者读来有种超脱飘逸的感觉,这得力于王安石的学问和修养,是不能单单用诗来衡量的。

王安石的诗,独自开创新局面的,不在古体,而在近体。曲折雄浑的风格,放入古体中容易,放入近体中难。王安石的近体诗,纯粹是因此而闻名的。

曾国藩论近体诗,说应当用排偶句式,把气息贯注到一行之中。王安石的七律,最能引导人学到这点。

王安石的七律,很多是学杜甫晚年的作品,后来黄庭坚更沿着这条路并把它的妙处发挥到极点,于是成为西江派的宗师。

王安石有《题张司业诗》绝句:“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读王安石的诗应当用这句话来理解,而他的近体诗尤其是如此。

王安石的集中名作很多,不能广泛收录,举出几篇来看一看他诗的面目。

《次韵酬朱昌叔五首》(录一):

去年音问隔淮州,百谪难知亦我忧。前日杯盘共江渚,一欢相属岂人谋。山蟠直渎输淮口,水抱长干转石头。乘兴舟舆无不可,春风从此与公游。

《次韵送程给事知越州》:

千骑东方占上头,如何误到北山游?清明若睹兰亭月,暖爇因忘蕙帐秋。投老始知欢可惜,通宵豫以别为忧。西归定有诗千首,想肯重来贲一丘。

《登宝公塔》:

倦童疲马放松门,自把长筇倚石根。江月转空为白昼,岭云分瞑与黄昏。鼠摇岑寂声随起,鸦矫荒寒影对翻。当此不知谁客主,道人忘我我忘言。

《雨花台》:

盘互长干有绝径,并包佳丽入江亭。新霜浦溆绵绵净,薄晚林峦往往青。南上欲穷牛渚怪,北寻难忘草堂灵。便舆却走垂杨陌,已戴寒云一两星。

《寄题程公辟物华楼》:

吴楚东南最上游,江山多在物华楼。遥瞻旌节临尊俎,独卧柴荆阻献酬。想有新诗传素壁,怪无余墨到沧洲。湡浯南望重重绿,章 水还能向此流。

《酬俞秀老》:

洒扫东庵置一床,于君独觉故情长。有言未必输摩诘,无法何曾泥饮光。天壤此身知共弊,江湖他日要相忘。犹贪半偈归思索,却恐提桓妄揣量。

《送李质夫之陕府》:

平世求才漫至公,悠悠羁旅士多穷。十年见子尚短褐,千里随人今北风。户外屦贫虚自满,尊中酒贱亦常空。共嫌欲老无机械,心事还能与我同。

《贵州虞部使君访及道旧窃有感恻因成小诗》:

韶山秀拔江清写,气象还能出搢绅。当我垂髫初识字,看君挥翰独惊人。邮签忽报旌麾入,斋合遥瞻祖绶新。握手更谁知往事,同时诸彦略成尘。

《思王逢原三首》(录一):

蓬蒿今日想纷披,冢上秋风又一吹。妙质不为平世得,微言唯有故人知。庐山南堕当书案,湓水东来入酒卮。陈迹可怜随手尽,欲欢无复似当时。

《送裴如晦宰吴江》:

青发朱颜各少年,幅巾谈笑两欢然。柴桑别后余三径,天禄归来尽一廛。邂逅都门谁载酒?萧条江县去鸣弦。犹疑甫里英灵在,到日凭君为舣船。

《送僧无惑归鄱阳》:

晚扶衰惫寄人间,应接纷纷只强颜。挂席每谙东汇水,采芝多梦旧游山。故人独往今为乐,何日相随我亦闲?归见江东诸父老,为言飞鸟会知还。

《落星寺在南康军江中》:

碧云台殿起崔嵬,万里长江一酒杯。坐见山川吞日月,杳无车马送尘埃。雁飞云路声低过,客近天门梦易回。胜概惟诗可收拾,不才羞作等闲来。

《送李太保知仪州》:

北平上谷当时守,气略人推李广优。还见子孙持汉节,欲临关塞抚羌酋。云边鼓吹应先喜,日下旌旗更少留。五字亦君家世事,一吟何以称来求?

《将次相州》:

青山如浪入漳州,铜雀台西八九丘。蝼蚁往还空垄亩,骐 埋没几春秋。功名盖世知谁是,气力回天到此休。何必地中余故物,魏公诸子分衣裘。

《和王微之秋浦望齐山感李太白杜牧之》:

齐山置酒菊花开,秋浦闻猿江上哀。此地流传空笔墨,昔人埋没已蒿莱。平生志业无高论,末世篇章 有逸才。尚得使君驱五马,与寻陈迹久徘徊。

《次韵平甫金山会宿寄亲友》:

天末海门横北固,烟中沙岸似西兴。已无船舫犹闻笛,远有楼台只见灯。山月入松金破碎,江风吹水雪崩腾。飘然欲作乘桴计,一到扶桑恨未能。

《送赵学士陕西提刑》:

遥知彼俗经兵后,应望名公走马来。陛下柬求今日始,胸中包畜此时开。山西豪杰归囊牍,渭北风光入酒杯。堪笑陋儒昏鄙甚,略无谋术赞行台。

《金陵怀古四首》(录一):

霸祖孤身取二江,子孙多以百城降。豪华尽出成功后,逸乐安知与祸双。东府旧基留佛刹,后庭余唱落船窗。黍离麦秀从来事,且置兴亡近酒缸。

《除夜寄舍弟》:

一尊聊有天涯忆,百感翻然醉里眠。酒醒灯前犹是客,梦回江北已经年。佳时流落真堪惜,胜事蹉跎只可怜。唯有到家寒食在,春风因泛预溪船。

《送西京签判王著作》:

儿曹曾上洛城头,尚记清波绕驿流。却想山川常在梦,可怜颜发已惊秋。辟书今日看君去,著籍长年叹我留。三十六峰应好在,寄声多谢欲来游。

《南浦》:

南浦东冈二月时,物华撩我有新诗。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

《木末》:

木末北山烟冉冉,草根南涧水冷冷。缲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

《初夏即事》:

石梁茅屋有弯碕,流水浅浅度西陂。晴日暖风生麦气,绿阴幽草胜花时。

《中年》:

中年许国邯郸梦,晚岁还家圹埌游。南望青山知不远,五湖春草入扁舟。

《入瓜步望扬州》:

落日平林一水边,芜城掩映只苍然。白头追想当年事,幕府青衫最少年。

《州桥》:

州桥蹋月想山椒,回首哀湍未觉遥。今夜重闻旧呜咽,却看山月话州桥。

《壬子偶题》:

黄尘投老倦匆匆,故绕盆池种水红。落日欹眠何所忆,江湖秋梦橹声中。

《送僧游天台》:

天台一万八千丈,岁晏老僧杖锡归。前程好景解吟否?密雪乱云缄翠微。

集句体,实际上是自王安石开始创立的,宋人的笔记很多谈到王安石的集句诗。信口说出,这本来是游戏闲暇时所做的事,没有什么不可以的,也足以证明王安石记诵的广博了。这里抄录几篇。

《金陵怀古》:

六代豪华空处所,金陵王气漠然收。烟浓草远望不尽,物换星移几度秋。至竟江山谁是主?却因歌舞破除休。我来不见当时事,上尽重城更上楼。

《沈坦之将归溧阳值雨留吾庐久之》:

天雨萧萧滞茅屋,冷猿秋雁不胜悲。床床屋漏无干处,独立苍茫自咏诗。

《胡笳十八拍十八首》(录二):

自断此生休问天,生得胡儿拟弃捐。一始扶床一初生,抱携抚视皆可怜。宁知远使问名姓,引袖拭泪悲且庆。悲莫悲兮生别离,悲在君家留两儿。(其十三)

春风似旧花仍笑,人生岂得长年少?我与儿兮各一方,憔悴看成两鬓霜。如今岂无騕褭与骅骝,安得送我置汝傍?胡尘暗天道路长,遂令再往之计堕眇茫。胡笳本出自胡中,此曲哀怨何时终?笳一会兮琴一拍,此心炯炯君应识。(其十八)

信手拈来,天衣无缝,后来模仿他的人,没有谁能达到的。前人评王安石诗的很多,根据所见到的抄录几段:

《漫叟诗话》中说:王安石晚年回南京后写的诗,精深华妙,不是他年轻时的诗所能比的。曾作《岁晚诗》说:“月映林塘静,风涵笑语凉。俯窥怜净渌,小立伫幽香。携幼寻新的,扶衰上野航。延缘久未已,岁晚惜流光。”他自比为谢灵运,有见识的人认为是这样。

《后山诗话》中说:黄庭坚评王安石的诗,是晚年才最妙,如“似闻青秧底,复作龟兆坼”是前人所没有说出的。又如“扶舆度阳焰,窈窕一川花”其中包含多个意境,然而他学三谢的诗不是很巧。

《石林诗眠》中说:蔡天启说王安石经常称颂杜甫的“钩帘宿路起,丸药流莺啭”这句,认为用意高峭,是五言诗的模范。他日王安石做诗,得“青山扪虱坐,黄鸟挟书眠”一句,自认为不比杜诗差。

《冷斋夜话》中说:选用词句的功夫,到王安石、苏轼、黄庭坚,尽显古今之变。王安石诗中有“江月转空为白昼,岭云分瞑作黄昏”又有“一水护田将绿绕,两江排闼送青来”(中略)这是黄庭坚所说的句中眼,学习的人不知道它的妙处,写诗最终也写不好。

《石林诗话》中说:王安石少年时自认为志向远大,因此他的诗也受到影响,不是那么含蓄,如“天下苍生待霖雨,不知龙向此中蟠”,又如“浓绿万枝红一 点,动人春色不须多”,又如“平治险秽非无力,润泽焦枯是有才”之类,都是直抒胸中之事。后来做群牧判官,从宋次师那里把唐人的诗集都借来,广泛地看,领 会其中的要领,晚年才显现出深婉不迫的妙趣,于是知道文字虽然优劣是一定的,但也要看他的年龄。即使是王安石,当他没有达到的时候,也不能强求他马上达到 某个高度。

《苕溪渔隐丛话》中说:黄庭坚说王安石晚年所作的小诗,雅丽精致,脱去流俗,每当讽诵吟咏,就觉得如露水从嘴中流出。如王安石的小诗“南浦随花去, 回舟路已迷。暗香无觅处,日落画桥西”。“染云为柳叶,剪水作梨花。不是春风巧,何缘见岁华。”“簷日阴阴转,床风细细吹。翛然残午梦,何许一黄鹂。” “蒲叶清浅水,杏花和暖风。地偏缘底绿,人老为谁红?”“爱此江边好,留连至日斜。眼分黄犊草,坐占白鸥沙。”“水净山如染,风暄草欲薰。梅残数点雪,麦 涨一川云。”看这些诗,真可谓一唱三叹。

《西清诗话》中说:王安石在蒋山时,把近来写的诗给苏东坡看。苏东坡说:“像 积李兮缟夜,崇桃兮炫昼 ,自屈原和宋玉之后,已有千年,没有见到《离骚》的句法,今天才见到。”王安石说:“不是你奉承我,我自己觉得也是这样,但没有对俗人说过。”

《三山老人语录》中说:王安石的诗中有,“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欧阳修的诗中有:“静爱竹时来野寺,独寻春偶过溪桥。”朝中的三公都描写闲适,王安石的诗句最好。

《石林诗话》说:王安石晚年,诗律尤其精严,选词用语,词和义之间没有半点缝隙,语义和文字紧密配合得当,浑然天成,看不出对偶的半点牵强之处。如 “含风鸭绿粼粼起,弄日鹅黄袅袅垂”,开始不觉得有对偶。到“细数落花因坐久,缓寻芳草得归迟”,只看到悠闲自得的样子,而细想每一个字,都是经过仔细选 择和衡量的,用意是很深刻的。

《唐子西语录》中说:王安石的五言诗,得了杜甫的句法,如“地蟠三楚大,天入五湖低”。

《冷斋夜话》中说:用典故修饰诗句,妙在点明它的功用而不说出它的名称,这种方法只有王安石、苏东坡、黄庭坚三人知道。王安石的“含风鸭绿粼粼起, 弄日鹅黄袅袅垂。” 鸭绿,指的是水;鹅黄,指的是柳。《苕溪渔隐》中说:王安石的诗中有:“缲成白雪桑重绿,割尽黄云稻正青。” 白雪,指的是丝;黄云,指的是麦子。《 溪诗话》中说:“萧萧出屋千寻玉,霭霭当窗一炷云”,都不点明它的名称。

《蔡宽夫诗话》中说:王安石曾说,写诗的人用事太多是一大毛病,用一大堆与题意相合放在一起,这样是排列典故,即使工整有什么好处呢?如果能有自己 的用意,借事来阐明,情态都表达出来,那么用典即使多,又有什么妨碍。因此王安石的诗如“董生只为公羊感,岂肯捐书一语真?桔槔俯仰何妨事,抱瓮区区老此 身”之类,都是原意和本题不雷同,这是真会用典。

《后斋漫录》中说:王安石善于用字,如“荒埭暗鸡催月晓,空场老雉挟春骄”,其中“挟”字用得最好。

《遁斋闲览》中说:王安石的集句诗,即使长达数十韵,都顷刻间完成,词义相连,如同自己写作的一般。别人极力效仿,最终也不如他。

《沧浪诗话》中说:集句只有王安石的最长,《胡笳十八拍》混然天成,没有一点痕迹,如同从蔡文姬肺腑间流出的一般。

王安石的词,不算是名家,然而也有很不错的。李清照说:“王安石、曾巩的文章 似西汉,如果写小词,那么读的人肯定会大笑,没有办法评论。”这是过于苛刻的评论。李清照对二晏、欧阳修、苏东坡、柳永、张先、贺铸、秦观的词,没有一个看得上的,何况王安石。这里抄录两首:

《桂枝香·金陵怀古》:

登临送目。正故国晚秋,天气初肃。千里澄江似练,翠峰如簇。归帆去棹残阳里,背西风、酒旗斜矗。彩舟云淡,星河鹭起,图画难足。

念往昔,豪华竞逐。叹门外楼头,悲恨相续。千古凭高,对此漫嗟荣辱。六朝旧事随流水,但寒烟、芳草凝绿。至今商女,时时犹唱,后庭遗曲。

《浣溪沙》:

百亩中庭半是苔,门前白道水萦回,爱闲能有几人来?小院回廊春寂寂,山桃溪杏两三栽,为谁零落为谁开?

《南乡子·金陵怀古》:

自古帝王州,郁郁葱葱佳气浮。四百年来成一梦,堪愁! 晋代衣冠成古丘。绕水恣行游,上尽层城更上楼。往事悠悠君莫问,回头! 槛外长江空自流。

其《浣溪沙》、《南乡子》二首,盖集句也,开《蕃锦集》之先声。王安石的词,其源流也与黄庭坚是一派,不是词家正宗。

王安石又经常用文字做游戏,有首诗说:“老景春可惜,无花可留得。莫嫌柳浑青,终恨李太白。”把四个古人的姓名藏在句中,《诗林诗话》称赞他。王安 石曾作一诗迹:“佳人佯醉索人扶,露出胸前白雪肤。走入绣帏寻不见,任他风雨满江湖。”藏四位诗人的名字,是贾岛、李白、罗隐、潘阆,见于《遁斋闲览》。 《苕溪渔隐丛话》又说“有《霞头隐语》,是半山老人作”等。

王安石曾有《唐百家诗选》,自序中说:

我和宋次道同是三司判官时,宋次道拿出他们家藏书中的唐诗一百余册,托我选择其中的精品,宋次道将选择出的内容命名为《百家诗选》。在这上花了很大的精力,很有些后悔。即使如此,要想了解唐诗,看这本书就足够了。

这本书本朝宋荦曾有重刻本,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章节目录

王安石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梁启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启超并收藏王安石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