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世界上几乎没有哪个国家是没有妇女运动的,也几乎没有哪个政府对妇女的要求置之不理。对妇女地位的传统看法正在消失,两性差别正在缩小。
  但是,世界上大多数国家仍然存在着对妇女的歧视现象。1980年,联合国曾对男女不平等现象进行了概括;占人口一半的妇女承担了世界上2/3的工作,却只获得世界总收入的1/I0,只拥有世界财产总额的1%。
  巴基斯坦是妇女闯入职业界、甚至担任总理职务的少数几个穆斯林国家之一。巴基斯坦出了一个女大使,民间的人权委员会的负责人也是女性,联合国人口基金会执行主任也是一位巴基斯坦女性,还有一些妇女进入了教育界、科学界和卫生界。另外,还有女飞行员、女律师、女银行家、女官员、女法官等等。5年内两度出任总理的贝·布托更是巴基斯坦妇女界一颗耀眼的明星。
  但是,巴基斯坦妇女在争取解放方面仍面临着巨大的挑战,她们距离享受与男子完全平等的地位还很遥远。
  在巴基斯坦政府部门及许多企事业单位,就职者绝大多数是男性。多数女性一结婚就留在家里,在这块狭小的天地里操持家务,养儿育女,成为名副其实的家庭主妇,并终其一生。在这个伊斯兰教国度里的妇女绝大多数没有独立的生活来源,她们必须依靠自己的丈夫过活。
  巴基斯坦历届政府在与平等、婚姻、就业和基本权利有关的法律条文上持肯定或保留态度,但迄今尚未能批准联合国《取消对妇女的各种形式的歧视的公约》。
  伊斯兰教传统的风俗习惯是巴基斯坦妇女获得与男子享有平等权利的最大障碍,这种风俗习惯极其严重地束缚着妇女们。例如,遭强奸的受害者被指控为通奸的习惯作法使得大约2000名妇女为此身陷囹圄。
  1988年,当贝·布托当选为巴基斯坦乃至伊斯兰世界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总理的时候,激动无比的巴基斯坦妇女们兴奋地奔走相告,传递这一个令人振奋的消息。她们殷切地希望这位政治女明星、这位女同胞能为改善她们在国家中的地位做出巨大的努力,改变她们的命运。然而,仅仅贝·布托一人当选总理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妇女的地位,她无力扭转整个社会占绝对统治地位的传统观念和习惯势力。甚至连她自己作为女性当选政府总理也遭到了一些怀有极端偏见的人的反对。因此,在第一次担任总理期间,贝·布托在妇女运动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并不多。
  在1993年大选中,为了能重登总理宝座,再展风采,贝·布托在竞选时尽一切力量争取获得社会各界的支持。妇女问题是她竞选时所提出的施政纲领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贝·布托在纲领中向全社会、向妇女许诺,如果自己再度出任总理,她的政府将在妇女地位的提高上迈出更大的步伐。
  竞选胜利后,贝·布托第二次就任总理,立即着手实施竞选纲领中的承诺。
  1993年12月5日,贝·布托视察了巴基斯坦联邦妇女发展部。她兴奋地宣布:政府已决定在联邦政府各部、各司局及公司中,妇女员工的比例至少要占到5%。她的话音刚落,掌声四起,周围的妇女眼中闪现出一种惊奇和喜悦。贝·布托接着说,政府将千方百计改善妇女的状况,妇女的状况不改善。国家就不能繁荣进步。她指示妇女发展部制定有关妇女发展的全面综合性计划,规划好城市和农村中的妇女福利工程,使巴基斯坦的妇女能全面发展进步。
  贝·布托说,政府各部门今后必须为妇女保留5%的工作岗位。政府要在全国各城市和各地区设立妇女发展中心,使妇女接受各种技术培训,特别是计算机和秘书工作方面的培训,以使她们能在国家建设中发挥积极的作用。
  为使妇女的合法权益得到保护,贝·布托强调说巴基斯坦应该有女检察官和女法官,要建立女警察队伍,使妇女有“伸张正义的机会”,并且对贫困妇女提供免费法律方面的服务。她指示妇女发展部要在各地建立妇女委员会,专心于妇女的发展工作,解决妇女面临的问题。
  1994年1月,在拉瓦尔品第设立了巴基斯坦第一个女警察局,并计划招募大批女性充实警力。此前,巴基斯坦的女警官还不到全国警察总数的l%。拉瓦尔品第警察局副总监绍艾布·苏德尔在1月19日说:“我们希望尽可能多地招聘女警察。”然而他也承认,在恪守伊斯兰传统的巴基斯坦,招募工作将阻力重重。他说:“在这种环境下,女性不是很乐意帮忙。在拉瓦尔品第这个地方,我们有5000多名男警察,但女警察还不到40人。”政府开设女警察局的目的是处理牵涉女性受害者或女性犯人的所有案件,制止存在的男警察侮辱女犯人的现象,使女当事人感到放心、舒服。
  贝·布托总理参加了拉瓦尔品第女警察局的开设仪式并讲了话,她要求各地加快招用女警察的步伐。至此,巴基斯坦已建立起了一个全部由妇女管理的银行和一个成员全部为女性的警察局。
  尽管如此,1993年巴基斯坦侵犯妇女人权的现象并未减轻。巴基斯坦人权委员会在1994年1月19日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说,1993年仍有男警察对女犯人的越轨行为。在法律上和实践上,在经济、社会和家庭生活中,妇女受歧视的程度并未降低。
  1994年2月,旁遮普省一位丈夫虐待妻子的暴行引起了贝·布托总理的重视。这位叫做谢里夫的男人因为一些小事对妻子扎伊纳布大发雷霆。他把扎伊纳布捆了起来,进行殴打,还把一根烧得通红的铁条塞进了扎伊纳布的下身。在拉瓦尔品第总医院里,谢里夫对医生说他的妻子不慎摔在了一个燃烧着的煤油炉上受了伤。医生发现严重的内部烫伤后对谢里夫的说法表示怀疑,扎伊纳布道出了真情。此事在社会上引起强烈的反响,舆论界对此事展开了严厉的批评,新闻媒介就此事件对巴基斯坦的妇女问题进行了讨论。警方接着逮捕了谢里夫,着手调查此案。
  贝·布托在报上得知这一消息后,前往医院探望了24岁的受害者扎伊纳布。在探望这位伤势严重的妇女时,贝·布托说:“我们有必要就此发起一场道义上的圣战,使没有人胆敢再犯此类滔天大罪。”她说:“我来这里是为了向我的姐妹们保证,在我执政时她们不是孤立无援的,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的措施保护她们。”在早些时候,贝·布托曾发表声明说:“任何人不许以家政为借口对妇女施展暴力。”贝·布托在探望了受害者后对记者说:“这是巴基斯坦的耻辱。我们应该对我们社会所发生的事引起警觉。这是我们社会现状的反映。”她说:“大家知道巴基斯坦是由一位女总理执政,发生此类事件是丢脸的。”
  1995年2月,在拉瓦尔品第再次发生一起严重的虐待残杀妇女案。一位男子把汽油浇在他妻子身上,然后点火烧死了她。此事在全国引起轰动。贝·布托总理对此案也极为关注,她指示有关部门详细调查此案,严惩罪犯,并再次谴责虐待妇女的暴行,表示要打击“家中的恐怖主义”。但此类事件仍层出不穷。
  1995年5月9日,一位名叫罗比娜·夏希姆的妇女,因大面积烧伤医治无效而死于拉瓦尔品第综合医院。事由很简单,5月6日,夏希姆的丈夫同母亲争吵不休,她进行劝阻,丈夫不但不听,反而迁怒于她,抄起一桶煤油倒在她身上,点火就烧。经医院确诊,她全身70%以上被烧伤。
  据拉瓦尔品第综合医院和另一所医院统计,近9个月中,两所医院共接受87名被丈夫烧伤或烫伤的妇女,其中一些因无法救治而死,那些救活的也留下终身残疾。
  残害妇女的行径已引起巴基斯坦政府的重视,专门为此问题召开的内阁会议对此“表示严重关切”,贝·布托总理指示有关部门立即逮捕罪犯绳之以法,并对受害者提供治疗费用等。
  全巴妇女协会和巴基斯坦进步妇女协会等组织负责人最近发表讲话,强烈谴责残害妇女的行径,要求社会各界共同采取行动,以保护妇女的人身安全。
  巴基斯坦社会心理学家沙赫娜兹·拉希德女士经过调查指出,这种残害妇女的恶性案件多发生在经济文化落后的农村地区。当夫妻间产生矛盾或丈夫不顺心时,一些丈夫就采取类似的野蛮办法发泄。她强调,对于这种“恶习”决不能姑息,必须支持受害者揭露、斗争。
  巴基斯坦妇女组织现已行动起来,在政府部门的支持下,举办了两期由知名人士参加的保护妇女权益讨论会;出版杂志和宣传品,以唤起社会舆论的同情和支持;建立妇女支援中心,向受害者提供具体指导和帮助。一些受害妇女开始勇敢地走向法庭同残留她们的行为作斗争。
  西方的男女平等主义者已经学会小心谨慎地处理对濒临交化和宗教制裁危险的妇女的支援。1994年3月,联合国人权委员会小心翼翼地走进这个布雷区,号召“根除某些传统的或习惯做法带来的有害后果”,并任命了一个特别委员会调查对妇女的暴力行为。巴基斯坦的妇女委员会和人权委员会此前已展开了这一活动,但成绩并不显著,在涉及宗教、风俗习惯等方面的问题时难以摆脱传统。这限制了巴基斯坦女权运动的发展。
  妇女在巴基斯坦人口中占大约一半,但有70%多是文盲,妇女在重工资的劳动力中只占10%。巴基斯坦妇女运动论坛领导人艾兹哈尔要求政府实行彻底改革,取消各种歧视妇女的法律,批准联合国《取消对妇女的各种形式的歧视的公约》。
  贝·布托政府在第二任的前两年为巴基斯坦妇女运动做出的贡献得到了联合国的认可。1995年3月,在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第四次筹备会议期间,与会代表赞扬了贝·布托总理在妇女运动中所采取的立场,肯定了巴基斯坦妇女运动取得的成绩。
  如今巴基斯坦各级法院都聘用女法官。受过高等教育、乐意从事司法工作的妇女越来越多,据巴基斯坦发行量很大的英文版《新闻报》经济栏主编拉什卡尔说。“她们一直在努力奋斗,以求在男性独领风骚的司法(包括民事法和刑事法)领域生存下去。这种职业如今很受女大学生的青睐。考法学院的女生越来越多。”
  现在巴基斯坦的各行各业都有妇女的身影:女科学家、女工程师、女画艺师、女建筑师,计算机领域也不乏女专家。如今巴基斯坦最世界上少数几个有女民航驾驶员的国家之一。正在讨论之中的巴基斯坦宪法修正案将恢复国民议会中的20个妇女专有席位和四个省政府里的23个妇女席位。由妇女地位委员会提出的、因为实行紧急状态法而一直被束之高阁的内容广泛的改革建议现已付诸实施。对妇女参加体育比赛的限制是首批被取消的限制之一,现在巴基斯坦已成立了几个女运动队准备参加国内和国际比赛。
  一项旨在改善对广大妇女的教育、医疗保健和社会服务的五年社会行动计划也在实施之中。该计划的重点是普及初级教育,其对象首先是农村的女孩子。其目标是将农村小学女生入学率从53%增加到81%。成年妇女的扫盲也被列入议事日程。通过各种教育形式可使识字妇女从25%增加到40%。
  在卫生保健方面,妇女也是关心的重点,政府的目标是将婴儿死亡率从86/1000降到65/1000。与此同时,产妇的死亡率将从目前的3/1000减少到1.5/1000。因此,妇女的预期寿命可望从61.2岁增加到63.3岁。
  1995年9月在北京召开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是90年代举行的有关妇女问题全球会议中十分关键的一环。巴基斯坦贝·布托政府对这次大会十分支持。1994年2月3日,巴基斯坦全国妇女协会主席宣布,巴基斯坦将参加1995年在北京举行的主题为“平等、发展、和平”的第四次世界妇女大会。
  贝·布托为使社会现代化,为使巴基斯坦的妇女走到与男子平等的舞台,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但在这个宗教影响和传统势力根深蒂固的国度里,她能采取的行动毕竟是有限的。为了社会的稳定,贝·布托不得不同统治这个国家的强大的保守势力达成某种妥协。例如,贝·布托本人为了遵守伊斯兰教规,获得绝大多数国民的支持与认同,在公开场合总是戴头巾,并避免同男性握手。这是她的一种自我保护,反映了巴基斯坦社会的现实状况,同时,这也是与妇女在当今世界上所处的地位相吻合的。
  在当今变动的世界中,人口、教育、家庭、儿童、老龄等社会性问题仍在困扰着人类的进步和发展,而妇女又是解决这些社会问题的重要变量。尽管世界上的女性多于男性;尽管早在上个世纪40年代西方国家就出现了妇女争取政治平等权利的萌芽;尽管占世界人口一半的妇女承担了世界2/3的工作,但今天的妇女在许多领域的状况并不能令人满意。各国议会中,女性议员和男性议员的比例是1比9,而且近几年世界女性议员在议会中的比例还呈下降趋势,由1975年的12.5%下降为1993年的10.1%。
  目前世界上约有150个国家有女议员,但女性议员在各国议会中所占比例极不平衡,差异很大。其中女议员占议员总数10%以下的有98个国家,占10一20%的有40个国家,20一30%的个国家,30一50%的5个国家(丹麦33%、瑞典33.5%、芬兰39%、挪威35.8%、塞舌尔45.8%),中国占21%。非洲的塞舌尔女议员占议员总数的比例荣居世界榜首,北欧国家的女议员在议会中所占的比例也较高。令人感到吃惊的是,发展中国家女性议员占议员总数的比例高于工业发达国家的比例,分别为12%和9%。
  但另一方面,迄今世界上还有几十个国家的议会竟无一名女性,妇女争取与男性平等的权利与地位的斗争还任重而道远。
  无论怎样衡量,贝·布托作为世界上最年轻的女总理和伊斯兰世界的第一位女总理,在世界妇女运动上都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在她之后,伊斯兰世界又涌现出两名女杰:卡莉达·齐亚1991年当选孟加拉国总理,奇莱尔1993年出任土耳其总理。由于有了贝·布托这位杰出女性的巨大成功,可以预见,今后无论在巴基斯坦还是在伊斯兰世界乃至全世界,妇女在争取与男性平等的权利和地位的事业上都会取得更大的成就。

章节目录

贝布托传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刘文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刘文山并收藏贝布托传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