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让你永不长大》

我想藏起你的鞋子,好让你永不长大。

你会记不得脚的尺码,因此忽略了时间的计量。

你嘟着嘴跑来跑去,嗯,就像个孩子那样,花朵开的耀眼。

我看着你,隔着窗子,这就是我最初的设想。

我听到你和鸟儿对话,和蚂蚁一问一答。

在太阳落向屋后时,你急忙跑过去——只为了亲亲它的脸。

你熟谙一切的天性,累了躲在树洞里瞌睡。

醒来后,世界变了,你在风里拖长了声音喊我。

我想让你永不长大,永远有所喜欢,和害怕。

你拿手的恶作剧,没有一样是重复的,但是你不允许我生气。

你说,我喜欢你。你害怕的也是我所害怕的,比如

杨树上落下来的毛毛虫,比如失去。

我想让你永不长大,从而远离谎言欺骗。

若是一定要遇上,就区分哪些是善意的,哪些是恶的。

世界是个巨大的目的,我为了它而不停寻找你。

所以你也学会了计谋,学会捉迷藏,让无序的过程变得有序。

拥抱的时候,我们就整天偎依在对方怀里。

你让我看你的眼睛,说里面有两条小鱼儿在游。

你不吵着吃不洁的食物,没有其他恶习,脸色红润。

这个世界有多种知识,没有一样说得清楚你。

但是我希望你成长,这是宇宙的规律。

只有树下沉默的石头,外表始终如一的稚气。

为了弥补人世缺憾,我向你传授童年的魔法:凡事耐心等待。

当你远离孩提,只要肯做一个小孩,就随时能够回来。

我想让你永不长大,这样我可以用那些称呼叫你。

我叫你“宝贝,小乖乖”,以及一切甜蜜的词语。

时光是一条贪玩的小狗,在我们的门外徘徊。

让它自个儿玩去吧,等它累了,就会蜷进鞋子里睡着。

《森林》

时间太久,我已经忘记森林的模样

迷航的小船上,我陪着一只兔子,打算一起老去

河面如此幽凉,古老的树木倾向河央

我熟悉所有叶子的形状和清香,熟悉我们的晚餐。

森林中的河流,幽寂,深阔,难以看清去向

我和兔子说说笑笑,转眼却又默不作声

它不喜欢自己是一只兔子,我不喜欢自己无用的鞋子

我从不上岸,越发偷懒,内心的勇气像奇迹一样难以觅见。

有一次我们醒来,发觉河流流淌在星群之中

也许是它既定的航道,沿着森林倾向了天空

这次,兔子比我发呆得要久……这位安静的伴侣

也许我该摘颗圆一点的星星给它,表示我的谢意?

是的……谢谢,陪我在森林中一起迷路。

河畔上的其他动物,露一露面,就再看不见

它们忙于照料自己钟爱的、不可靠近的秘密

只有兔子跳上船来,笑一笑,就把嘴唇裂成了三瓣。

“你的家就在岸上。”我总是对它说。它总是假装没听见

有一次它皱着眉头,说它可能会喜欢上一棵野苹果树

可是它更喜欢蹦蹦跳跳,在又轻又小的小船里

它蹦蹦跳跳,就从我的头顶跳到了手掌上。

我始终待在一条小船中,小船迷航在河面

森林怀抱着河流无边无际,从最后那天向前老去

我从不上岸,经常发呆,陪着我的是一只安静的兔子

它说分别时会送我最好的礼物,就是把船帮啃出个窟窿。

《我妈妈哪儿都想去》

我妈妈穿着小姑娘最爱穿的衣裳

我妈妈穿过树林就长大

我妈妈和我的几个姨妈——她们总是在一起

不过她们总是在哪儿,却要费思量

她们想去的地方,要么雨还没有落下来

要么果子刚刚熟,路像一根飘带

我妈妈还穿过海水

到了世界另一头!(她说我就是那次捡来的)

当你熟睡,猜猜她们在哪儿——

美妙的山谷、集市和帐篷

我妈妈脸上的笑意从来不过时

她说没有一个地方问她检查通行证

《与小鬼谈诗》

“你知道吗,有时会写到反胃。”它舒舒服服

又向小火炉靠近了些。手脚细长的孩子

真像从风干的墙壁上揭下来的铅笔画,它时常模仿

寒风的o型唇,嘬舌尖啸:“嘘,嘘!”午夜的

狼群拖着雪橇奔跑,上面坐着月亮。“月亮受伤了,

她在给它们投食时被咬掉了一块。”并迅速吞入

肚腹。“现在,头狼肚子有些不适,走路东倒西歪,

一块月亮在他体内显出哭泣的轮廓。”小鬼解释道。

它偏爱半圆形的物体,残缺的花瓣,以及奇数。

它外出散步时嘴里念念有辞:“从红色转为靛蓝而后

灰褐色。”星光被拿去大炼钢铁。小鬼骨瘦如柴,沿途

点燃鬼火燎原。白露快活地升腾,攀缘于疾驰而过的

马鬃上。“孩子,你醒醒,我是你的爸爸呀。”小鬼

不愿意醒来。苍耳子从小道遗落山谷,它的怀里空了。

父亲没有听到孩子的回答。他的手用力握住了刀刃

但没有血。习惯已经使他麻木。后来,一只喜鹊

警觉地扑打着翅膀飞出了他肺部的窠。稻草人站立太久

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我好像被拿走了什么,孩子,

几乎就是我的一切。”父亲自言自语,小鬼俯卧在

小火炉边。雪花越来越大啦

《喜欢出远门的外婆》

外婆每出远门一趟,就变得不一样点

我有次回家,刚赶上她进了家门

她看起来气色挺不错,挎着花布小包袱

我刚躺下要睡着,她就喊我出去

院子里的春天正好,外婆周围有好多花儿

她说,来,坐在这儿.你的头发又长了

外婆把理发剪用的咔嚓咔哒响,好像她一直这样

什么都会来一点儿。我头顶的烦恼慢慢地掉光

她又爬上楼梯进到厨房,煮沸了一壶茶

现在你去那儿玩。她指指秋千架

我当然乐于从命——昨天我还是学会穿汗衫的年纪

今天不思考,人老的更快:我把刚做的作业全忘了

后来好些小孩爬上楼梯找我,带着口琴和泥巴

他们咚咚咚地把门敲,外婆说,不要理!和我吹气球

她把气球拿到窗口放走,他们跟着追呀追

就连我家的小狗狗,也跑上了小山坡

《一顿饭能饱到什么时候》

我的小猫吃了一顿午饭

就出去游戏了

天晚了,风也在往家里赶

我小心地来到小花园门口

向里张望。

云朵湿漉漉的,有一滴没一滴地

撇着水点儿

小小的昆虫

在惊慌地躲避着

什么埋伏在那里?

那里,幽暗的草色上,

小星星一样的光芒,

像一滴闪烁的泪。

我试着轻声呼唤:

咪,小咪咪。你在哪里?

灯光也亮了,回家的人

脚步声匆匆过去了

有什么吓着了你?

一段模糊的草绳,还是一只小狗?

你听不见我的声音吗?

你早就该轻轻地,不做声地跑出来了

你躲着究竟在做什么呢

我很想你,那个圆脸的哥哥也想你。

一顿饭能饱到什么时候,

你从来不吃小耗子

一定是只小耗子逗引得你迷了路

闻到晚饭你就应该找到家了呀

你不想吃香喷喷的拌鱼饭吗?

我在一缕一缕的星光中找你

我在所有的花园中找你

我在风的家门口找你

小耗子已经长大了。

《屋顶上的猫》

从客厅退出,步子优雅,森林摇晃

猫,你错过一场鱼的梦境,就不肯回来?

森林里,树上结满鱼形果,鳃部一张一合

朝着拳毛的肚腹游动。

晚来无所事事,看着火烧云

借一身衣服,就在厨房里穿上

然后,走向你所熟悉的钢丝和屋顶

树叶簌簌应声,类似电钻的火花,闪烁而后寂静。

那么,一切就这样不可避免地

危机四伏了……我不能告诉你

这世界上有多少种拌鱼饭,多少种牵牛花和耗子

多少丢弃进垃圾堆的鱼骨头,多少根刺。

但我容忍了全部,看,我再次回到厨房里

卸下脚上的爪子,突然变得忧伤。

包括这里,也不是我能够久留的地方

我将离开得更远,而你却不会

突然地,扛着笑脸,出现在我新家的门前。

《小园》

&

你不理我,我就把门关上

你要进来,就叫上猫咪一起

&

它看人的眼睛又圆又大,里面有小孩

我想起来觉得害怕,可又喜欢盯着它

&

你不理我,我把你想像成坏蛋

坐在白菜帮子上,差点把鼻子揉烂

&

这时候一阵风打楝树下过。我们家小狗

——即使它有名字,我一时也唤不住

&

蝴蝶前来告别。忘了告诉你

我曾经有在书页里,珍藏它们的坏习气

&

蝴蝶喜欢舞蹈,小腿冷得打颤

它们急忙离去了——这最后的、令人尴尬的会见

&

我背对着门,耗子就假装不认识

假装不小心,从角落里拖走一堆旧事

&

你不理我,我就嘲笑你:

你那时候真小,小得连我也不认识

&

你独自忙忙碌碌,反正天也懒得黑

反正蔷薇还在花枝上,反正门口有灯

&

我觉得你真小气,从小就看得出来

你不告诉我你想着谁,我也不会计较

&

大家都是懒骨头。这么说可不好

会打哈欠的人,同时也会翻白眼

&

你不理我,我就出去做告别礼[/p]

在回来之前,把你一直关在心里面[/p]

章节目录

我想让你永不长大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童子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童子并收藏我想让你永不长大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