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夜,两个人

暑假还有几天就要结束了,好多卖雪条的孩子不再出来,江采采的生意越来越好了。那天傍晚,下过了瓢泼的大雨,天青得像无底的深渊,像一湖无边无际的、香浓的醇酒。江采采走出门口,四下里干净极了,仿佛有人把整个世界打扫了一次,江村一棵棵巨大的老树,千万片叶子,每一片都青翠如血,每一片都毫无尘埃。

她沿着堤岸,一直走到村口,夕阳像一个爱美的魔法师,毫不吝啬地,把金子般的光洒在东江对面的千万株竹子上,傍晚清爽的风,吹在竹叶上,她听到了竹林的涛声,正如她童年时倾听过的大海,在向她发出无法抗拒的召唤。

在那一刻她感到的美,无与伦比,她感到她小小的生命慢慢跟周围的竹林、阳光、江水融为一体,慢慢变得丰盈、富裕。成年以后,她常常一个人走在异乡的分岔路口,她一次又一次想起这个傍晚,她一次又一次回到这个傍晚,她一次又一次,对自然充满感激,充满爱意。

当她抬起头,望向前方的路,她就看到了她最心爱的男孩子,他穿着白上衣,蓝裤子,怀里抱着一部厚厚的书,正沿着青绿的小路,迎着辉煌的夕阳,一步一步,向她走来。

她站在路边的水翁树下,注视着他,她使劲地看着,想把他看进心里头,把他的样子铭记在她小小的心灵的最深处。

苏繁星是来道别的,明天,他就要跟父母到广州去念书。

“我还以为,下个学期,我们就可以一起在中学念书呢。我还想着,也许,我们会分在同一个班呢。”江采采把十个手指绞在一起,把她的男孩儿带到土地庙旁边那个安静的小埠头,两人坐在茂盛的水翁树下。那是一棵年轻的水翁树,它长得那样旺盛,朝气蓬勃,树上结满了果子,此时正是酸甜美味的时候。

拥抱

“如果我是男孩就好了。”江采采望着江水,脏兮兮的手指扯断了水翁树古老的根须,“我会每天都去找你,而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我喜欢你是女孩子。”他把低着的头抬起来,看着她,笑了。

他的笑意好像会传染似的,她也微笑起来,她想,这也对,他们两个人,总得有一个是男孩子,一个是女孩子。

“你吃过水翁吗?”她问他。

“没有。”

“我请你吃。”她说着就去爬树,倏忽已经到了枝叶之间,落日的余晖照耀着树顶,他望着她的身影,觉得她像松鼠一样轻灵敏捷。她大力摇动结满果子的树枝,好多紫红色的水翁跌落水里,他脱下鞋袜,站在浅水里,捞起那些熟透了的小果子。

“酸不酸?”她坐在树上问。

“嗯,有点酸,好好吃。”他站在树下,望着她。

她笑着跳下来,树根凹凸不平,她没有站稳。他一下子把她抱住了。天色越来越暗,远处的灯火都亮了,她手足无措,感到他身体的暖意流到她身上,她感到他在颤抖,她不由自主跟着颤抖起来,她觉得自己在一个无底的深渊,正无依无傍地往下掉,一直下坠,抓不住一点儿实在的东西,仿佛要掉到地狱去,她便紧紧地抓住他,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就这样,他们一句话也不说,靠在水边沉默的大树上,紧紧地,互相拥抱着,过了好久好久。

后来,仿佛意识到什么,他松开手。他听到她啜泣的声音。他低头看她的脸,发现她跟他一样,正在流泪。

她一直是一个人,一个人独自成长,一个人自生自灭,仿佛这个世界只有她一个人似的!

已经好多年好多年,说不清到底有多长时间,她没有被抱过,她仿佛从来没有被拥抱过似的!

已经有好多年好多年,说不清到底有多长时间,她没有跟另一个人这样亲近过,她仿佛从出生到现在,从来没有跟她的同类亲近过似的!

她低声哭着,心里慢慢舒畅起来,一直封闭着的心,好像一下子打开了似的。她所有的心事,内心所有的渴望和梦想,像含苞的花骨朵,缓缓开放。

她觉得心里开满了鲜花似的。

此时此刻,她觉得自己身上的感情,又温暖,又芳香。

她一味哭着,一句话也不说。

他跟她一样,一味哭着,一句话也不说。

东江的流水在他们跟前,顺着千万年的生命节奏,缓缓流过。

时间的大潮在他们身边,像门前亘古的江水,缓缓流过。(全文完)

章节目录

绿色素描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涉江采芙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涉江采芙蕖并收藏绿色素描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