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母表怎么做出来的

塔菲迈 梅特卢迈(我们还叫她塔菲,哦心爱的)在她爹地的矛,陌生人,图画文字之类上犯了小错后,她再一次和他的爹地去捕鲤鱼。他的妈咪却想她呆在家里,帮她把兽皮挂到洞外的烘干大木杆上晾干,可是塔菲一大早就溜走了和爹地一块去捕鱼。不久她就在傻笑,爹地说道,“孩子,别犯傻了。”

“可还不刺激!”塔菲说道,“你不记得酋长是怎样鼓起两颊的,那个和蔼的陌生人头发上到处是泥巴多么可笑?”

“哦是的,”特古迈说道,“我得因我们对他的所作所为赠给他两块鹿皮——有边饰的柔软鹿皮。”

“我们什么也没做,”塔菲说道,“是妈咪和其他新时器时代的女人们——以及泥巴。”

“我们不说那个了,”爹地说道,“吃午饭去。”

塔菲拿着骨头,十来分钟都没有吱声,而爹地用一根鲨鱼牙

刮桦树皮上碎片。然后说道,“爹地,我想起了个惊人的秘密,你发出了一种声音——某种声音。”

“啊,”特古迈说道,“是那样开始的吗?”

“是的,”塔菲说道,“你刚才看起来象一条张着嘴的鲤鱼。请再说下。”

“啊!啊!啊!”爹地说道,“别无礼了,女儿。”

“我并不是无礼,确实没有,”塔菲说道,“惊人秘密的想法的一部分而已,爹地说啊--,把你的嘴张到最大,给我那个牙,我要画一个张着大嘴的鲤鱼。”

“为什么?”爹地说道。

“你不明白吗?”塔菲说道,刮着树皮,“那会是我们的小秘密的奖赏,当我画一条在洞后烟熏的张着大嘴的鲤鱼时——要是妈咪不介意的话——就会让我想起啊—声。然后我们可以玩玩,我从暗处跳出来,把你吓出那个声音的——就像去年冬天在海狸沼泽那样。”

“是吗?”爹地说道,当他们真的专心交谈时,就都用成人的语气谈话。“接着说,塔菲。”

“哦兄弟!”她说道,“我不可能画出所有的鲤鱼,但我可以画某种表示鲤鱼嘴的东西。难道你不知道他们是怎样站在埋在泥里的头上的?好吧,有一条假想的鲤鱼(我们可以表示它的余下部分已画好)。正是它的嘴表示啊。”他画下来。

“太糟糕了,”特古迈说道,他刮了刮他自己那块树皮,“可是你忘记了在它嘴巴边缘的触须。”

“可是我不会画,爹地。”

“你没必要什么都画,除了它的嘴巴和四周的触须。然后我们会知道它是条鲤鱼,因为河鲈和鲑鱼没有触须的,看这里,塔菲。”他也画了下来。

“现在我来模仿下,”塔菲说道,“你看见它会理解了吗?”“完全没问题,”爹地说道。

她画下来,“我在任何地方看见它一定会很吃惊的,就好象你从树后跳出来,说‘啊!’”

“现在,发另一个声音,”塔菲得意地说道。

“呀!”爹地大声叫道。

“恩,”塔菲说道,“是个混合音,结尾部分是啊——鲤——鱼——嘴,可是前面部分怎么发音呢?耶——耶——耶 和啊!呀!”

“确实很象鲤——鱼——嘴的声音,我们再画鲤鱼的另一部分,连接起来,”爹地说道。他也很激动。

“不,如果它们连起来,我会忘记的,分开画。画它的尾巴,要是它倒着,尾巴最先画,而且,我想我可以轻松地画出尾巴,”塔菲说道。

“好主意,”特古迈说道,“有条鲤——鱼尾巴来代表耶——声。”他画下来。

“我试试看,”塔菲说道,“记着我无法象你一样画画,爹地,我就画尾巴的分开部分和向下相连的部分,可以吗?”她就那样画下来。

爹地点了点头,他的眼里闪耀着兴奋的目光。

“太美了,”她说道,“爹地,发另一个音。”

“哦!”爹地大声说道。

“太简单了,”塔菲说道,“你把嘴巴张开得像鸡蛋或石头一样圆。那么鸡蛋或石头就可以了。”

“你无法总是找到鸡蛋或石头,我们就不得不画个圆的东西就可以了。”他就画下来。

“天哪!”塔菲说道,“我们已照了许多发音图画,——鲤鱼-——嘴,鲤鱼——尾,和蛋!现在,再照另一个发声,爹地。”

“咝!”爹地说道,皱着眉头,可是塔菲兴奋地注意到了。

“太容易了,”她说道,在树皮上刮涂。

“哦,什么?”爹地说道,“我意思是我在思考,不想被打扰。”

“同样的声音,就像蛇发出来的,爹地,当在思考,不想被打扰。我们用蛇来表示这个意思,行吗?”她就画了下来。

“那里,”她说道,“是另一个可以受奖的秘密,你画一条咝咝的蛇在你修矛的狭小的后洞门边,我会知道你在沉思。我就像老鼠一样潜行。要是你捕鱼时就在河边的树上画上它,我就知道你想我象老鼠一样潜行,不惊动岸边。”

“很对,”特古迈说道,“这个游戏要比你想得复杂,亲爱的塔菲,我有个想法你爹地的女儿一想了绝好的主意自从特古迈的部落喜欢用鲨鱼的牙做矛头而不是燧石。我相信我们发现了世上大秘密。”

“为什么呢?”塔菲说道,她的眼里闪耀着激动的眼光。

“我会说明的,”爹地说道,“特古迈的语言里是什么表示水。”

“呀,当然,也指河流——像瓦盖河——呀——瓦盖河。”

“你喝什么样的脏水——黑水——沼泽水会让你发烧?”

“哟,当然。”

“现在看看,”爹地说道,“设想你看见这个在海狸沼泽的水洼边?”他画了下来。

“鲤鱼尾和圆蛋,两种声音的混合!哟,脏水,”塔菲说道,“当然我不会喝那样的水因为我知道你说它是脏的。”

“可是我没必要靠近水啊,我远在几公里外,打猎,还——”

“就好像你站在那里,说道,‘走开,塔菲,否则你要发烧的。’所有那些都在鲤鱼尾和圆蛋里!噢,爹地,我们得告诉妈咪,快点!”塔菲围着他跳舞。

“还没呢,”特古迈说道,“还没等我们向前走,看看,哟代表是脏水,嗖指的是食物在火上烧。对吗?”他画下来。

“对啊,蛇和蛋,”塔菲说道,“嗖指的是饭好了。要是你看见它刮在树上你就知道该回洞里了。我也会回去。”

“我的天!”特古迈说道,“真是如此,等会,我有个问题, ‘嗖’意思是回去吃饭,可是‘咻’意思是挂兽皮的晾杆。”

“可怕的旧晾杆!”塔菲说道,“我讨厌帮着挂起沉重,发烫,毛绒绒的兽皮。要是你画蛇和蛋的话,我就会认为是用餐,我就从树林里进入,发现确是让我帮妈咪把两条兽皮挂上晾杆,那我该怎么办呢?”

“你会很生气,妈咪也会生气,我们得画个新画来表示嗖。我们得画一条有斑纹的蛇,它发出咝咝声音,我就假定普通的蛇只发出咝咝声。”

“我无法确信如何表达,”塔菲说道,要是你很急就会不管那么多,我就会以为是那样的当它是嗖时,然后妈咪会抓着我。不!我想我们最好画一幅可怕的晾杆,非常确信。

“我会把它们放在发出咝咝声的蛇的后面,看!”她就画了下来。

“或许那样最可靠,不管怎么样,很像晾杆,”爹地笑着说道。“我会用蛇和晾杆的声音造个发声,我会说咝,特古迈的矛,塔菲。”他笑起来。

“不要拿我开玩笑,”塔菲说道,她想起图形字母和陌生人头发上的泥巴。“你画下来,爹地。”

“我们现在没有海狸和山,哦?”爹地说道,“我就画啊直线代表我的矛。”他画了下来。

“即使妈咪也不会误以为我被杀了。”

“请不要啊,爹地,这会让我感到不舒服的,造多点发声,我们相处得多么融洽。”

“哦——恩!”特古迈抬起头说道,“我们说‘嗉’,意思是天空。”

塔菲画下了蛇和晾杆,然后停了下来。“我们得画个新画来代表尾音,是吗?”

“嗉—嗉—乌—乌—乌!”爹地说道,“为什么,就像圆—蛋的发音变得细点。”

“那么假设我们画个细瘦的圆蛋来表示青蛙,就好像多年没吃过东西一样。”

“不不,”爹地说道,“要是我们画得过急,我们就会误以为是圆蛋了,嗉—嗉—嗉!我教你怎么做,我们在圆蛋的底部开个小口以表示‘呕’声跑出来变得细了,像这样ooo—oo—oo,” 他画了下来。

“哦,那太可爱了!比瘦青蛙还好呢,继续,”塔菲说道,用着鲨鱼牙,爹地继续画着,手因兴奋而抖动,他一直把它画完。

“别向上看,塔菲,”他说道,“看你是否可以用特古迈语识别意思。如果可以,我们就发现了秘密。”

“蛇——杆——破——蛋——鲤鱼——尾和鲤鱼嘴,”塔菲说道,“嗉—呀。天—水(雨)。”这时一滴水掉在她手上,天空乌云密部。“为什么,爹地,下雨了,是你想要告诉我的吗?”

“当然,”爹地说道,“我没说一个词就告诉你了,是吗?”

“是啊,我想我一分钟本来就可以明白的,可是那滴雨水让我确信了许多。我再也不会忘了,嗉—呀意思是雨,或者是‘要下雨了’,我什么,爹地!”她站起来围着他转。“假设我醒来前你外出,用烟尘在墙上画了嗉—呀,我知道要下雨了,我就会带上海狸皮头巾。妈咪不会吃惊吗?”

特古迈站起来跳着舞,(爹地不介意这些日子做那些事情。)“远非如此!远非如此!”他说道,“假设我想告诉你不会下雨,你就得来到河边,我们要画什么?先用特古迈口语说。”

“嗉—呀—拉嘶,呀 吗如。(天—水 结尾。河流过来。)那么多的新发声啊!我不知道我们如何画出它们来。”

“可是我来做——我来做!”特古迈说道,“注意一会,塔菲,今天我们不要再造了,我们已经有了嗉—呀,不是吗?可是‘拉斯’指一个戏弄者,拉—拉—拉。”他挥动鲨鱼牙。

“后面有条发出咝咝声的蛇和在蛇—呵咝—呵咝—呵咝前有个鲤鱼嘴,”塔菲说道。

“我认识它,可是我们不得不发拉—拉。我们是世上第一个那样做的人,塔菲迈!”

“哦,”塔菲说道,因为太困,她打了个哈欠,“拉斯的意思是打碎或完成或结尾,是吗?”

“应该是的,”特古迈说道,“拖—拉斯 意思是水槽里没有水让妈咪烧饭——我也正要去打猎。”

“咝—拉斯意思是你的矛坏了。要是我早想到那样,而不是为陌生人画愚蠢的海狸画。”

“拉!拉!拉!”特古迈说道,挥动手杖,皱着眉头,“噢烦人!”

“我本可以轻而易举地画出咝,”塔菲接着说道,“那么我已经画了断矛——这样!”她画下来。

“这就是,”特古迈说道,“‘拉’的物体,和其他符号一点也不一样。”他画了下来。

“现在来发‘呀’音,哦,我们以前其实已发过,现在来发‘吗如’。吗木--吗木--吗木。‘吗木’要闭上嘴巴,是吗?我像这样画了张闭嘴的图形。”他画了下来。

“然后鲤鱼嘴开着,那样就发出了吗--吗--吗的音!可是这个rrrr—东西怎么样发呢,塔菲?”

“听起来圆润,尖利,像鲨鱼牙锯一样,当你早木船时锯掉木版的声音。”塔菲说道。

“你的意思是利刃的刀口都像这样?”特古迈说道,他画了下来。

“对啊,”塔菲说道,“可是我们不需要所有的牙齿,只要画两个就可以了。”

“我会只画一个,”特古迈说道,“要是我们的游戏将和我想的那样,我们越容易造出发音图,对每个人就更好。”他画了下来。

“现在,我们已经得到了,”特古迈说道,单脚站着,“我会像鱼一样画一串。”

“我是不是最好用一根小棍或其他东西把每个词隔开来,以免他们相互接触,挤在一起,就好象他们是鲤鱼样?”

“哦,我会留些空间的,”爹地说道,他太兴奋了不停地在一大块新桦树皮上画着。

“嗉—呀—拉咝 呀—吗如,”塔菲说道,大声地读出每个音。

“今天就够了,”特古迈说道,“而且,你也累了,塔菲。没关系,亲爱的,我们明天继续完成,然后在我们看见的最大的树让砍去做柴烧之后,我们会被后人一代一代地记住。”

于是他们回家,那个夜晚特古迈坐在火堆的一边,而塔菲坐在另一旁,在墙上画着呀,哟,嗉,一起哈哈大笑,直到妈咪说道,“真的,特古迈,你比塔菲还有坏。”

“别在意,”塔菲说道,“只是我们秘密的奖赏,亲爱的妈咪,在完成时,我们就会告诉你相关的事情,现在请不要问是什么,否则我就不得不说了。”

她的妈咪非常小心就没有再问。第二天天刚亮,特古迈来到河边,想着新的发音图。当塔菲起来时就看见呀—拉咝(水在流走,消失)画在洞外的大石水槽的边上。

“恩,”塔菲说道,“这些发音图真烦心!爸爸最好自己过来,为妈咪弄来更多的水烧饭。”他走到屋后的泉水边,从树皮桶里注到水槽里,然后她跑到河边,揪住爹地的左耳——她高兴时可以抓的耳朵。

“现在过来,我们来画余下的发音图,”爹地说道,他们整天都兴奋极了,中间是丰盛的午餐,两个顽皮人的游戏。当他们谈到t音时,塔菲说她的名字,爸爸的名字还有妈咪的名字都以那个音开始,他们该画手握手的一家人。画一两次还好,可是画到六七次时,塔菲和特古迈就越来越草率了,直到最后t音仅剩下一个瘦长的特古迈用手抱着塔菲和特苏迈。你可以从三幅画部分看到怎么发生的。

开始时许多的图画得很漂亮,尤其在午饭前,可是他们反反复复在桦树皮上画时,就越来越简单一般,最后连特古迈都说他也找不出什么毛病。他们把咝咝的蛇转到另一边来代表z声,以显示蛇柔软温和地向后发出咝咝声。他们正好为e音画一个花体,因为它经常在画中出现。他们也画了特古迈一家人的神圣的海狸来代表b音。由于n音太令人讨厌的响音,他们就画了鼻子来代替,一直画到困乏。他们画了张湖里的梭子鱼的嘴巴来代表贪吃的ga音。接着再画了张湖里的梭子鱼的嘴巴,它的后面插了根矛,来代表刺痛受伤的ka音。他们蜿蜒的瓦盖河的一小段来代表美妙的弯弯曲曲的wa音,诸如此类。直到他们想要的所有的发音图都完成,字母表就大功告成了。

成千上万年过去了,经过象形文字,得莫提式字母表,尼罗河式字母表,克里提克式字母表,古阿拉伯字母表,古代北欧字母表,多利安字母表,爱奥尼亚式字母表,还有其他各种各样的字母表(因为伍恩斯人,尼格斯人,还有阿克胡恩斯人,和传统知识库觉不会看到好东西不管),精美古老,使用方便,易解易读的字母表——a,b,c,d,e,及余下的之类——再一次形成适当的形式为大家学习提供便利。

可是我还记得特古迈 博普苏莱,塔菲迈 梅特卢迈 和特苏买 特温德劳,还有她的亲爱的妈咪,所有的日子都渐渐逝去。就在——就在——不久前——在瓦盖大河的岸边!

在特古迈所有部落

刻下的图形,什么也没剩——

马楼镇上布谷鸟鸣啭

空寂和阳光徒存。

可随着诚实的年代回归

未受伤的心再次欢唱,

塔菲轻舞而来,穿过蕨群

再次领着萨里的春天。

她的眉随着蕨叶跳动

金色的小精灵锁在上空飞行;

她的眼睛明亮如钻石

比头顶的天空还蔚蓝。

穿着莫卡森斯和鹿皮披风,

她毫无畏惧,自由而美丽掠飞,

点燃她冒有烟的湿木

为了让爹地知道她在哪飞翔。

因为远——哦,很遥远,

遥远得无法唤他,

特古迈独自而来,发现

女儿是他的全部。

章节目录

远古传奇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吉卜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吉卜林并收藏远古传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