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曾到“红都”,住在瑞金宾馆,发现内有一幢久无人住的别墅。经打听,原来是50年代为毛泽东建造的。当时瑞金人以为毛主席肯定会回来的。很遗憾,直至1976年9月,一代伟人与世长辞,“红都”人也未宿愿以偿。人们猜测着、议论着。其中一种说法是:瑞金,毛泽东虽然曾在这里度过了一段心情愉快的时光,但留给他更多的是难以言状的失意和惆怅。

不仅仅只是毛泽东,朱德、周恩来、彭德怀、刘少奇、陈云、陈毅等一大批曾在这片红土地上叱咤风云的红军将帅、中共高层领导人,也都未故地重游。

瑞金,毛泽东曾在这里把全国苏维埃运动推向峰巅;同样,“左”倾教条主义者又把这股红色巨流引入了深渊。这块全国最大的苏区,以残阳如血的结局,宣告了红军第一次“大决战”的失败。历史,留给中国革命多么深刻的教训,让人反思无穷。

邓小平,与众不同。也是在瑞金这片红土地上,他第一次被打倒。在往后的几十年中,邓小平又两度“靠边站”,原因无外乎重蹈旧辙——“右”。

然而,1972年12月,邓小平在第二次“出山”之前,竟千里迢迢回到了他阔别了三十八年的瑞金。重温历史,老人感慨万千。他说,瑞金对中国革命作过重大贡献。他还说,中国革命的道路不少坎坷,从来不平坦。邓小平来到会昌,当看见“邓小平旧居”土屋后面那棵千年大榕树依旧傲然挺拔时,禁不住发出惊叹:“这棵大榕树还在呀!”当年,邓小平是从于都告别中央苏区,迈上万里征途。在于都河畔,老人伫立良久,思绪万千,他默默无声地注视着奔腾不息的于都河,当年那幕人叫马嘶万众渡江大撤退的悲壮场面,仿佛就在眼前。邓小平说,长征离开于都时,我专门弹了一床四斤重的棉被,这床棉被一直伴我走过长征,今天我还在用……

瑞金,有诉说不完的神奇故事;长征,中国革命一个永恒的话题。

1996年10月是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60周年。为纪念中国革命这段伟大、曲折、悲壮的历史,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吸取历史的经验和教训,我们萌发了写这本书的念头。

在撰写过程中,我们使用了许多老前辈的回忆。他们当中,有些已谢世。

在此,深表怀念。

同时,还参考了高文谦、王健英、戴向青、余伯流、石永言、陈志凌、王廷科、刘良、李方晖、赵炜、金瑞英、陈家林等党史界同仁的部分研究成果,一并鸣谢。

由于时间仓促和作者水平所限,不足之处在所难免,敬请读者指正。

江苏人民出版社的领导和同志们,对这本书提出了宝贵的意见并给予了大力支持。在此,表示感谢。

作者

1996年4月10日

章节目录

残阳如血·长征前后内幕大写真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熊敏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熊敏并收藏残阳如血·长征前后内幕大写真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