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兰芳,一代京剧大师,其高超的京剧艺术、不屈的民族精神,使众多梅迷为之倾倒,可谓家喻户晓、尽人皆知。

孟小冬,著名的京剧女老生演员,9岁学习老生,12岁登台,18岁在北京演出,为都中名士所赏识,并被冠以“冬皇”(老生皇帝)之称。

“在20世纪20年代,菊坛的一件大事是一个‘易弁而钗’的‘伶界大王’——梅兰芳和一个‘女扮男装’的‘头号坤伶’——孟小冬,因在舞台合作演出,而‘戏假成真’地谱出了恋情。”

人真是奇怪的动物,一辈子在一起的两个人,彼此之间仍然可能感到陌生。

所以,当梅兰芳遇见孟小冬的时候,他心里应该是满心欢喜的,他们两个互懂彼此,惺惺相惜,随便一个眼神里都传递温情的信息,甚至在提到福芝芳这个敏感人物的时候,两个人也都可以坦然平和,没有任何多余掩饰的动作。这样的两个人在一起,注定是真实的、满足的,不必多说什么,心中互有对方。

我不懂戏剧,更不懂艺术,我不知道是不是只有身具邱如白所说的“孤单”,一个人才能在表演上臻于化境。但是有一点我很认同:只有真正体味过孤独、寂寞、忧郁的人,才可能完美阐释出那种错失的凄苦。孟小冬离开的时候,梅兰芳当着福芝芳的面哭了,在这个他最不应该流露此时感情的人面前,哭得毫不做作,哭得理所当然,两个人对视的时候,谁都没有任何气急败坏的情绪,只是在两个人的心底,都会响起各自的那声叹息吧。

于是梅兰芳继续孤单,也继续他在演艺事业上的辉煌。当美利坚大剧院所有灯光聚集在他一个人身上的时候,相对台下的喧嚣,他在台上鞠躬谢幕的身影显得格外单薄、孤寂。

得知真相,演出成功,再次读过大伯的信,也读过了孟小冬最后那封信的梅兰芳,一个人走在异国他乡大雪纷飞的路上,不知道当时的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

生活毕竟不是故事,有些人在生命中只能出现一次,上天从来都吝于给世间的凡夫俗子圆满的机会。孟小冬再也没有出现过,相反,是那个带点刻薄,带点心直口快的福芝芳伴随着梅兰芳走过了最后的日子。她曾经眼含热泪,站在远处看着自己的丈夫与别的女人引为知己;她曾经为了丈夫的戏艺,登门造访那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她曾经在凛冽的寒风中,一个人在日本军署的门口苦等。最后,还是她,与丈夫相携着一步步走下去。她一直没成为丈夫的知己,但她一生的心血都耗在了这个男人身上,无所怨悔。

这孤独的尘世啊……

2008年的这个岁末,看过了嘈杂喧闹的《爱情左灯右行》,看过了情节空洞的《大搜查》,看过了欲言即止的《桃花运》,看过了铁血柔情的《叶问》,但是唯有人物诠释稍显木讷的《梅兰芳》,让自己暂时性失语——产生了想找人倾诉些什么的冲动,伴着不知从何说起的茫然。

人的力量如大千世界的一粒微尘。倘若不能以静制动,不能耐住寂寞,必会白白耗费精力,一事无成。就像鲁迅笔下描叙群麻木的看客,“仿佛一群鸭子,被一只无形的手提着脖子”,此类人物,当然耐不住寂寞,扎在热闹堆里,活灵活现勾勒出麻木空虚且没出息的形象。在这样的一群看客中,没有真正务正业的人吧。

只有耐的住寂寞,才能干一番真正的事业,才能成就大事。

人生感悟:

其实每个人都有孤独寂寞的一面,但又有几个人能够享受寂寞呢,很多人不是在寂寞中堕落就是在寂寞后消沉,能够从寂寞中走出的人不多,能够享受寂寞的更是屈指可数。

章节目录

人生要耐得住寂寞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文学大全只为原作者陈建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建瑞并收藏人生要耐得住寂寞最新章节